作者: anmianshudian

「咔嚓。」

by anmianshudian

一道清脆的碎裂聲響起, 雖然聲音很小,但是在場的所有生物都聽見了。 獨孤博二人目不轉睛的看着小白,魂獸們也停下了戰鬥,直勾勾的盯着這邊。 一聲更大的碎裂聲響起,小白頭頂處掉落了一片軀體碎片,露出了一片潔白如玉的鱗片。 這一幕令獨孤博二人

編曲:莫得感情的殺手。」

by anmianshudian

殺手依舊抱著把木吉他,而且這次只有一把木吉他。 在舞台上,一把木吉他單獨伴奏恐怕也就比清唱強那麼一點點了,但凡對成績有點需求的都不會這麼玩。 唯一的優點大概就是……帥。 一把吉他,一支話筒,一張凳子,處處都透著一股簡單隨性和瀟洒不羈的畫風

蕭燁陽睨了她一眼:「有我在,哪裏用得着你走路。」說着,就將人打橫抱起。

by anmianshudian

稻花有些慌亂的環看了一下左右。 見此,蕭燁陽笑了笑:「放心,這邊沒人會過來的。」 稻花沉默了一下:「你放我下來背我走,抱着太累了。」 蕭燁陽沒理會,一邊朝前走去,一邊說道:「用不着背,馬上就到了。」 很快,蕭燁陽就抱着稻花來到了一處幽靜

那是愛與依戀,那是夏恆永遠也達不到的夢想。

by anmianshudian

脫了外套,穿了襯衫的林昊楓,走出醫院,站到台階之上。 月色籠罩在他頎長挺拔的身影上,清輝如星辰,原本皎潔如詩的月光,如今更像銳利的劍。 「給你們三分鐘。」他抬腕看錶。 退到不遠處烏泱泱的記者,表情錯愕,林總這是什麼意思? 沉默令林昊楓不

「羅曼!」

by anmianshudian

「這麼大聲幹嘛?你自己不學無術,罵人都將自己罵進去了,還有臉叫?」 趙崇安蓄了全身的力氣,就打進了羅曼這麼團軟棉花。他無計可施,只得再次『哇』一聲哭了出來。只不過這一次,哭得更大聲了。 「你這麼一哭,倒比女兒家還嬌軟。」 趙崇安不哭了,他

胡康再次被驚訝到了,他可以懷疑別人的身份,但絕對不敢懷疑紫霜仙子!

by anmianshudian

如果連紫霜仙子都到了,那清安宗上仙的身份應該就做不得假了。 思來想去,胡康還是覺得手裡這個布洛芬膠囊更重要一些,畢竟清安宗是仙門,尋常不會過問他們商隊的事情,跟他們也沒什麼交集,只要他們不作死得罪清安宗就不會有事。 「劉鎮長,麻煩你把那位年

伍星河呼吸紊亂,卻沒有昏過去,反而雙眼中透露著清明,他服下幾顆丹藥之後,平穩了下氣息才緩緩說道:「咳、咳,我、沒事。」因為剛剛在劍意上的突破,他此刻心神非常地平靜,就連往日的倨傲都消失不見。

by anmianshudian

他掙扎着想要站起身來,嚇得周圍一群人趕緊勸道:「伍道友不可啊,你身上傷勢不輕,不能衝動!」「就是!輸贏不過小事,身體才是大事啊!」「伍道友萬不可因為一時成敗衝動啊!」 伍星河卻微微搖頭說道:「……無妨,扶我、起來。」 眾人見他模樣不像是要繼

估計是凌煜的那通電話引起的吧。

by anmianshudian

若晴心下明白,並沒有點破。 …… 老夫人親自登門道歉后,戰博並沒有急著去東城接回愛妻。 他在家裡休息了一天,隔天一早就帶著保鏢們去了明家。 這是他和明楓成為死對頭后,第一次帶著人堵明楓的大門。 大清早的,明楓還在做著美夢呢,夢中的他西

她們沈家跟承恩侯府又無交情,她往後會入宮,那姜姑娘倒黴了,對沈家來說其實還能算是一樁好事。

by anmianshudian

沈謙修沉聲道:“阿薇,你不該問此話。” 沈窈薇道:“三哥哥不肯說。那我便說說我的想法。三哥哥,那位姜姑娘比我要美,比之許多許多人都要美。那日在萬壽節的宴席上,她彈琴的模樣我現在都能想起來。她美的太有威脅性了。雖陛下愛的是端莊嫺雅的美人,可姜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