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anmianshudian

「琳!」瑪基衝進房間,看到了那個沒有被外面動靜打擾到,仍處在睡眠狀態的少女……或許應該用昏迷。

「只是被迷昏了,其他的什麼事都沒有。」沐清楓打了個呵欠,最近不知道為什麼,越來越疲憊了,不是身體上,而是精神上,自我檢查也沒有發現任何問題……

沐清楓上前,輕輕按了一下女孩的眉心,「我去處理一下外面的女武神,你們聊好了就出來,這樣一來我這邊的條件就完成了,靜謐寶石準備好。」

對於琳昏迷這件事沐清楓並不奇怪,馬上要參加一個危險的實驗,即便是自願心裏也會有恐慌,在這種條件下還不能見到身為實驗主持人的爺爺,情緒肯定會不穩定,如果沒有限制就怪了。

「爺爺?」琳睜開眼,清亮的眸子裏帶着些許迷茫,倒映着瑪基的身影。

「琳……」

無意看爺孫重逢畫面的沐清楓關上了門,腳步踉蹌了一下,扶住了旁邊的欄桿。

我是……怎麼了?精神在被牽引……沐清楓輕撫額頭,他抗拒著,一會兒這種感覺消失了。

「呼……趕快處理完這裏的事……」

……

「聖芙蕾雅學園這樣光鮮亮麗的地方有我們的容身之所?」從昏迷中醒過來的女武神隊長並不相信沐清楓,只當他和主教一樣,是個喜歡玩弄人心的怪物。

先給人希望,再奪走希望,留下絕望。

聖芙蕾雅學園並不需要追捕叛徒的特殊部隊,但是需要人手,最近德莉莎計劃着擴招學生,孤兒院的孩子們也會過來,目前來看確實人手不足。

雖然聖芙蕾雅學園脫胎於極東支部,女武神也有不少,但是天才很少,大都是和無量塔姬子一樣依靠人工聖痕獲得戰力。

無量塔姬子雖然嘴上說着自己只是普通的女武神,算不上天才,可實際上擁有她那樣戰力的極少。

越是動用人工聖痕的力量,生命力也會越發的縮減,使用崩壞能戰鬥的女武神,存在着被徹底侵蝕化為怪物的可能。

所以德莉莎讓她同時代的女武神退下來前線,大都在學園裏擔任著不需要戰鬥的職位。

至於為什麼沒有人離開,這就是德莉莎的個人魅力了。

「有,我們學園需要一些治安人員……簡單來說就是保安。」沐清楓再次打了個哈欠,雖然說話時散漫,邀請的樣子也很隨意,但他是認真的。

「是么……」三位女武神有些意動,可心裏還有顧忌,「可是就算加入了,你們能夠相信我們么?」

「就算只是為了自己的生命考慮,你們不會背叛。」沐清楓臉上露出和煦的笑,當然對她們不會毫無限制。

至於盜竊情報……可以說聖芙蕾雅學園到處都是漏洞,天命的人有,逆熵的人有,世界蛇的人也有,還怕泄露信息?

或者說奧托怎麼還需要她們竊取情報,就算竊取到情報她們能以功臣的身份回歸?不被處理就算好了。

……

「這是瑪基博士,他旁邊的女孩是他孫女,叫琳,是個天賦不錯的女武神,剩下三個是我招來的苦……招來的保安。」沐清楓把玩着手裏的靜謐寶石,旁邊瑪基博士已經麻了,就這樣徒手拿着靜謐寶石,根本不科學,眼前這個少年崩壞適應性和控制力到底有多強,周圍的崩壞濃度都沒有升高。

「交給你了,姬子。」沐清楓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把這群人交給無量塔姬子,自己離開了。

無量塔姬子嘆了一口氣,她是天生勞碌的命,之前被德莉莎使喚,現在被沐清楓使喚,有時候還要吃狗糧……

毀滅吧,世界,已經不存在愛了……

認命的姬子開始安排這些人,通過三個女武神的服飾她大概能猜到一些,心裏增加了一些警惕。

「真的好厲害……」琳回頭看着沐清楓離去的背影,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後果,以及之前經歷的事,她對這個看起來比她大不了多少的少年充滿敬佩。

「確實……」瑪基博士看見自己的孫女沒有因為了解天命的黑暗面而改變,心裏鬆了一口氣。

他將作為科研人員加入聖芙蕾雅學園的科研部,但是禁止人體實驗,雖然這樣一身才能只剩下三成,但還是有信心在科研部立足。

琳則是跟着爺爺一起加入聖芙蕾雅學園。

……

「清楓,你回來了!」德莉莎剛剛午睡起床,睡眼朦朧的樣子戳中了沐清楓心裏柔軟的地方。

「嗯,我回來了。」沐清楓微微一笑,擁住了女孩,腦海里綳著的弦自然而然的放鬆,就這樣睡了過去。

「唉……唉?等一下,讓我起來,我還有事情要處理,別睡啊……先讓我出去!」

……

「我這幾天的疲憊都是你搞的鬼?」沐清楓和對面的少年相向而坐,二者彷彿互為鏡像。

這裏是沐清楓的精神空間,空曠,廢墟遍佈,但隱含着生機。

【我的存在依附於你,你自然要消耗大量精神力。】少年輕酌濃茶,回答道。

一模一樣的兩個人,無論是裝扮還是相貌沒有不同的地方。

【你和我預期的不一樣,這很好。】少年抿茶,示意沐清楓別客氣。

「你是他?」

【我是他,也是你。】

「你不是我,我也不會是他。」

【即便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假的,都是被人安排好的?】

「現在都是真的。」沐清楓同樣抿茶,這濃濃的茶香他很喜歡。

【真的不一樣啊……】少年低頭,眸子裏滿是期待,但沐清楓看不見。

【已經完全脫離原本了,這樣的話……】

「你想要說什麼?」

【我只是來告訴你,不要沿着以前的路走,不要成為他,可惜你還是太弱了。】

「我誰也不是,也不想成為誰,一切隨心所欲。」

【隨心所欲?哈哈,真是……】

……

「醒了?」女孩熟悉好聽的聲音傳到了沐清楓耳朵里,睜開眸子,德莉莎可愛的小臉近在咫尺。

「享受完了學園長的膝枕,你該去上課了!」沒等沐清楓反應過來,他就被丟了出去,注意,是丟,德莉莎的怪力可不是浪得虛名的。

「哈……好羞恥」門后德莉莎堵著門,小臉通紅,有些東西對於純潔的合法蘿莉衝擊力還是太大了,更別說剛才想要偷親結果差點被發現。

……

「下午好啊,小子,可算找到你了。」不知從什麼地方赤鳶之翼冒了出來,考察已經完成了,武裝人偶來到聖芙蕾雅學園指日可待!

「決定好了?」

「決定好了。」

……

「啊……店長,我好餓,不如吃完飯再來吧!」琪亞娜趴在地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整整三個小時,沐清楓整整追着她打了三個小時!

「那就休息吧……芽衣已經給你準備好美食了。」

……

「下次給布洛妮婭一個結實點的分身,太脆弱了。」布洛妮婭坐在重裝小兔的肩膀上,科技感十足。

「布洛妮婭姐姐,沐哥哥,還滿意希兒的表現嗎?」

「很滿意,希兒很有天賦呢……」

……

「瑪基博士,歡迎你的到來!」德莉莎頗具威嚴的坐在辦公桌前,雖然她心裏還是有些擔心,但並未將心情擺在臉上。

「嗯,我已經知曉聖芙蕾雅學園的規定,未來會按照您的要求,貢獻自己的力量,目前打算按沐先生的建議,嘗試對女武神裝甲,對崩壞武器之類的方向進行研究。」

「我們會為你提供足夠的資金……」

真的好小隻啊……三個女武神看着德莉莎的眼神里除了崇拜之外還有一些驚訝。

崇拜是因為德莉莎的事迹,而驚訝是因為傳奇的女武神,理應上了年紀的女武神,德莉莎阿波卡利斯竟然是這樣嬌小可愛的模樣。

德莉莎長嘆一口氣,面對他們的目光,總感覺有點怪怪的,好像她們在想奇怪且不禮貌的東西。 「不要……救救我,布洛妮婭,莉莉婭……」

琪亞娜一臉震驚,一把推開門,卻發現沐清楓在和羅莎莉婭進行遊戲對戰,羅莎莉婭被一陣血虐,露出了生無可戀的表情,趴在桌子上不願意動彈。

沐清楓一個腦瓜崩彈在她頭上,引起女孩痛呼。

羅莎莉婭偶然間戰勝了莉莉婭(看羅莎莉婭沒贏過所以讓了她幾局),然後自信心爆棚,要和沐清楓對決,誰輸了誰被彈腦瓜崩。

然後這腦瓜崩的聲音一直沒離開過羅莎莉婭的腦袋……

啊……琪亞娜反應了過來,為自己之前的齷齪想法感到羞愧……然後把羞愧拋到腦後,「都在的話一起去吃晚飯吧!芽衣做了很多好吃的……」

……

夜已經深了,聖芙蕾雅學園中除去一些特殊區域,其他地方都陷入了安靜之中。

沐清楓同往常一樣躺在天台上看星空,旁邊放着莉莉婭給他的盒子……

可可利亞,在沐清楓的心裏,她是一個很矛盾的人,喜愛自己收養的的孩子,卻又去讓她們進行實驗,即便初衷是為她們好……

真的可以下的去手啊……

這個盒子和他以前見到的不太一樣……沐清楓陷了沉思,有說明書么?

連說明書都沒有,真是個不合格的產品。

翻看了一會兒,沐清楓就明白了這個盒子的工作原理,還附帶了投影效果。

沐清楓打開開關,通訊接通了。

居家的休閑裝,金色的捲髮,紫色的眸子,給人一種洋娃娃般的精緻感,總的來說是個很有女性魅力的女性。

「好久不見。」可可利亞打了個招呼。

「不久前不才見過一次,這次有什麼事?」沐清楓打了個哈欠,顯得有些興緻缺缺,臉上時常保持的笑容也消失不見,或者說,這樣的他才是真正的他。

溫潤如玉,和煦溫柔,只存在於親近之人的面前,至於可可利亞……呵,還是算了吧,沐清楓對她沒有好感。

如果可可利亞不是孤兒院的院長,她的墳頭草應該幾丈高了。

可可利亞也不以為意,沐清楓對她的態度不重要,對於孤兒院孩子的態度才重要,只要能交流就可以了。

「關於孤兒院孩子們的事,我想提前一些,羅莎莉婭和莉莉婭你應該已經見到了吧……」

……

想要把聖芙蕾雅學園當成避風港么……沐清楓結束了通訊,他真的有些驚訝,可可利亞竟然會有這種魄力……是篤定我會保護孤兒院的孩子們……也確實會保護。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