謬論,胡扯的謬論!!

by anmianshudian

蠱奴是我的私產,干你項宗什麼事?

他這話一出來,所有人若有所思,自動入坑,看向項剎月的眸光,也不善了起來。

尤其是項宗,他那眼光,就好像皇帝在看一個註定要造反的亂臣賊子,很危險。

……

————————

ps:今天照樣會兩更,祝大家國慶快樂。

今日學校停電一天,電腦碼字肯定不行了,電量不夠。

只能兩根手指抓着用手機一字字的敲了

哎……

看在這麼辛苦的份上,看官老爺們,給張推薦票。

支持17k正版,求訂閱。 這只是林凡的一戟而已,但讓所有人都瞠目,都顫抖與震驚!

只因,他們分明能夠感知得出,那已經將凌謝籠罩的星海,竟然宛若真實,他們感知到了這片星域的無垠!

而當林凡一把攥下時,那無垠的星空,星辰同時爆碎,無窮盡的轟鳴聲傳出,星骸遍地,那爆碎的星辰碎片如一片片最是凌冽的殺劍,雜亂的四飛,洞殺一切。

「秒殺!」

海龍王語氣艱澀的吐出這兩個字。

凌謝,他從不是籍籍無名之輩,也曾登上過玉榜與金榜,直至他就任靈蛇殿主,才主動在那些榜單上抹去了自己的名字。

他也曾風華絕代,也曾壓制過一代人人抬不起頭來,退一萬步,若非凌謝強悍無雙,威勢無敵,又如何壓制住其他七殿之主,成為滅神宮主?

當廝殺開始前,誰能認為林凡會勝?

只因,他們不是一個年代的人,甚至,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林凡之所以出名,那是因為他的同代無敵,那是因為他是兩大隱族之長。

嚴格來說,林凡之所以聞名世間,只是因為後者而已,所有人看待他的眼光,依舊是將他局限在後輩上,從未想過,他能與上上輩的人征戰與廝殺。

故而,當林凡舉戟殺向凌謝時,所有滅神宮之人,都帶著冷笑與鄙夷,帶著譏誚等,他們甚至在希冀,他們的宮主能夠秒殺了林凡。

但,戰局變化太快了一戟一掌而已,他們的宮主,連還手之力也沒有,就這般落幕了,被那星辰覆蓋,被星骸洞穿了不朽的身軀,成為一個血篩子!

「吼……」

無數滅神宮之人都狂嘯,要衝殺入那星海中,解救出他們的宮主來。

不然,這是一種恥辱,對於他們這個新生勢力來說,是致命般的打擊。

「敢動?」李廣獰笑,鷹團出動,虎視眈眈的盯著滅神宮所有人,與此同時,無劍等也一個個刀劍在手,就這般盯著滅神宮諸人。

若是對方真的敢動手,他們還真就不介意就在此地,就在此時,將所有滅神宮人葬送個乾淨。

「誰敢動,直接統統捏死,都他媽活膩歪了!」

猊凊大吼,他同樣被林凡任命為一軍之帥,此時屬於他的戰部全都懸於空中,殺機澎湃的盯著滅神宮之人。

兩方大勢力的對峙,讓諸多圍觀者都在急速的遠離,只因,那殺機太凌厲了,若是爆發,定然會讓夾在戰場中的一切都毀掉。

就在他們對峙間,有詭異的聲音傳來,那聲音讓人牙疼與牙酸,就像是狗在啃噬一塊碎骨,又像是以鈍刀在一塊石磨上磨動。

「林凡,你敢如此辱我滅神宮,當心九族俱滅!」

曾是合歡殿主,此時為滅神宮副宮主的牟子狂吼。

只因,當那無垠的的虛空散盡后,諸人便震撼的看見,林凡一腳踏在凌謝頭顱上,他隨意的抓取一方虛假的星辰凝練成一張石椅,打碎了凌謝的滿嘴牙,將椅子腿塞入凌謝嘴中!

這一幕,太具有羞辱性,讓滅神宮之人都咬牙。

從今後,他們滅神宮只要一日不除林凡,這個恥辱,就將伴隨他滅神宮一天。

林凡聽聞牟子之言后,譏誚回頭,冷冽的眸光看向牟子,道:「你是也想嘗嘗石椅的滋味嗎?」

牟子身軀一顫,根本不不敢應言,他的修為比起凌謝來說都還要差上一些,此時就連凌謝都被林凡單手鎮壓,他若是敢冒頭,定然很凄慘。

「不敢就閉嘴。」

林凡漠然開口,且,他點指滅神宮所有人,道:「你們所有人,誰敢與我一戰盡皆出來,我單手全都鎮殺了。」

誰敢應言?

根本不敢。

「狗屎般的勢力,一群烏合之眾罷了。」林凡嘲弄開口,且,他開口了,面對天下:「即日起,滅神宮與本尊為大仇,任何勢力或是個人,但凡敢加入其中,都將受到本尊不死不休的追殺,無有例外。」

所有人都心顫!

他們知曉,林凡這是在警告世人,也是在感覺滅神宮,但,林凡此際這般兇猛,誰有敢去質疑他的話語?

「嘖嘖,到了現在,還想著打壓我滅神宮?你還真是有興緻。」

此時,宇文無敵開口了,他眼中出現嫉妒的光火,本以為投靠哪一族后,可以趕超林凡,從而血洗那日的恥辱,沒想到差距不到是沒縮減,卻是愈發的大了。

「你有資格與我說話?」林凡斜睨。

「林凡!你不要太欺人。」宇文無敵怒吼。

林凡那是什麼態度?

他宇文無敵又何曾受過如此欺辱與輕視?

「本尊就是欺你,你能如何?不爽?來一戰啊,我自縛雙手,以左腳踩死你。」林凡就這般開口了,帶著鄙夷。

「吼……」

宇文無敵咆哮,但,滅神宮中有人拉住他,不讓他動怒,怕他衝出去,那真的會被林凡一腳踩死的,若真是那樣,就更丟臉了。

他勸慰:「何必與一個死人去計較?稍後,他將面臨死境,定當會被一元子斬滅神魂,與一個死人慪氣,你不覺得晦氣?」

這是牟子在開口,根本不掩飾,就這般大咧咧說出。

林凡以漠然的態度聽著這句話,卻只聽牟子繼續道:「林凡,此番百日論戰,那是你自己提出,想來不會假借他人之手吧?不然,天下人可不會答應。」

他就這般開口,要提前堵死林凡的所有退路,為的就是逼迫林凡單獨與一元子一戰。

「天下人?你確定你有這個資格?」林凡鄙夷,這句話,讓牟子等希望林凡單獨一戰從而被滅的人臉色都變了。

莫非,林凡真的要冒天下之大不韙,藉助他人之手,斬死一元子嗎?

畢竟,無論怎麼去看,林凡都沒有任何勝算。

「呵呵,何必多言?林凡你一向標榜橫推無敵,此際既然你是親口許下的百日之戰,若是食言的話,起飛讓天下同道笑話?若真如此的話,說不得,我海龍族也只有插上一腳,一元子是個豪傑之人,本帝可不想他被人群毆而死。」

海龍王也冷冽開口了,擺明了,若是林凡膽敢假借他人之手對一元子出手,那麼他海龍族不會袖手旁觀。

「一群小人而已,懶得與你們多語,噁心。」

林凡冷漠的掃視所有針對他的人,后回頭,看向一元子:「來受死。」 何秋玲一臉的委屈,「誰出來鬼混了?我只是無聊,便跟着我表哥出來玩一玩而己。」

「那你玩到了什麼?一個女孩子家家的,不在家裏獃著?你看看他們,遲早變壞。」,痞子說這話的時候,眼睛裏全是真誠。

「變壞?他們本來就已經夠壞的了,還能壞到哪裏去?」,何秋玲說時一臉的無所謂。

「我去,我說的是你呀,你和他們出來玩,遲早會變壞。」

「變壞就變壞,要你管?」,說時轉身就進了飯店,只在大堂里獃著,沒有進包廂。

痞子冷冷笑了笑,「你和你表哥他們說一聲,就說我有事,先走了。」,說時人便邁開了腳步。

「哎,誰愛管你呀。要說你自己去說。」,何秋玲一邊說着一邊追着痞子的腳步。

痞子知道她跟着,心裏頭正煩著呢,所以裝着沒看見,只管自己往車站走去。

一會兒到了車站,小馬哥等著回鄉里的公交車。何秋玲微微笑着靠了過來,「哎,你幹嘛那麼生氣?」

「哎,我說你煩不煩呢你?一路跟着我,像個跟屁蟲似地。」,痞子說時用眼睛瞄了一眼何秋玲。

「呵呵,算你說對了,我就是跟屁蟲。你能把我怎麼樣?帥哥。」,何秋玲說這話的時候眼裏閃著光,眼神里儘是挑逗。

「哎,我說你這個人真的很煩人呢?你老是跟着我幹什麼?你是孫猴子派來的救兵嗎?」,小馬哥說時狠狠地瞪了一眼何秋玲。

何秋玲一臉的嚴肅,「孫猴子是誰?」

「我靠,我真是服了你了,你到底有沒有讀書喲?孫猴子都不知道是誰?」,痞子說時竟有點高傲起來,他是沒想到這個世界還真有比他成績差的人,居然不知道孫猴子就是那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孫悟空。

「是誰?」,何秋玲繼續一臉疑惑地問著,那神情好像她真的是一無所知。

痞子心煩意亂,「滾!」,說時把臉轉了一個方向。

何秋玲見痞子生了氣,便笑着個臉,逗起他來,「哦,我知道了,孫猴子一定是我表哥,對不對?」

痞子不理她。

「哎,對不對?」,何秋玲說時已經把臉揍近了痞子的臉,四目相對。

「哎,你是不是傻B?到底是不是傻B?」,痞子沒好氣地問眼前的何秋玲。

何秋玲反倒笑了起來,「對對對,我就是我就是。反正被你看穿了,我也只好承認。」

痞子沒有答話,真真想不到何秋玲這麼能鬧騰,比起周娟來,真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十八層。

一會兒三路公交車來了,小馬哥跑着就上了車,生怕被何秋玲給粘上了。等車子一開動,小馬哥四處看了看,果然沒有發現她跟着,便心情大好,吹着口哨。

誰曾想,車子走不多遠,突然有人從後背拍他的肩。小馬哥回頭一看,差點兒沒跳起來,「我的媽呀,你怎麼上來的?」

「哎哎,你可別叫我媽,叫我姨就行,叫我姨就行!」,何秋玲說時一臉的得意。 張燁先召喚出了僅有的兩個腐屍。

之前納格斯也說了。

一旦這吸血鬼發現強敵到來,就會逃跑。

哪怕它是七階兵種,但張燁若是召喚出所有的部隊,這吸血鬼逃跑的幾率很大。

現在要做的,就是先將對方纏住。

張燁直接命令兩個腐屍攻擊對方。

腐屍的速度得到疾風靴的增長,移動速度已經比得上常人快走了。

但依然很慢。

吸血鬼聞到了腐屍的氣味,口中厭惡道,「令人作嘔的腐屍氣味!」

吸血鬼可以說話,張燁不震驚。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