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姨娘的事,她被阿泠點醒后,也做了調查。

by anmianshudian

她派人去鳳展連的老家,幾經周折,從老村長那打聽到了消息,一切都已經水落石出。

她被騙了十幾年,這一次,他們竟還想要騙她!

她是大楚的公主,駙馬爺納妾已經是丟盡了她的臉面,如今他竟還想把一個風月女子娶進門。

她這是公主府,不是青樓!

薛姨娘心頭竊喜,沒想到東方蓮華這一次,倒是強硬起來了。

她若是不鬆口,鳳展連就沒法子納妾。

到時候兩方撕得魚死網破,她再出來勸鳳展連,鳳展連的心又會回到他身上。

「你有什麼資格不同意……我要娶南風……你不答應也得答應……否則……」

鳳展連滿臉通紅,聲音沙啞。

他喉嚨被灌了萬年青葉的毒,險些成了啞巴,虧了南風夫人找了神醫,給他解毒,可惜他的嗓子也毀了,只能斷斷續續說話。

鳳展連最初被送到山陰館時,怕得要死。

可和南風夫人歡好后,他食髓知味,才知道世上還有如此妙人兒,比起來東方蓮華就是塊木頭。

南風說要是他娶了她,她會出錢替他疏通門路,官路亨通。

南風還說了,她認識高人,能幫他重新凝聚文華印。

他被東方蓮華毀掉的一切,南風夫人都可以幫他奪回來。

比起來,他與東方蓮華的感情算得了什麼,至於薛姨娘,她深愛他,他哄幾句,她定會服軟。

「我是公主府的主母,我不答應,誰也別想入這個門,你不要臉,我還要臉。你要為一雙孩子想想,你納了她,孩子們以後怎麼抬得起頭?」

東方蓮華咬緊唇。

南風夫人一臉看好戲的神情,睨了眼鳳展連。

鳳展連也沒想到,東方蓮華會這麼強硬。

他遲疑着,心想要不先將南風夫人安置在外,當個外室……鳳白泠心底冷笑,鳳展連是什麼人,她再清楚不過,若非是有巨大的利益,他還不敢和東方蓮華撕破臉。

「不好了,公主、老夫人、大老爺、二老爺,門外來了一伙人凶神惡煞的,是奉天那邊來的,說我們少爺殺了人,還欠了他們賭坊一大筆錢,讓我們把三少爺交出來!」

小廝一臉慌張,跑了進來。

東方蓮華一聽,臉色灰白,一旁的鳳白泠上前扶住她。

「去把人請進來,先問問清楚是怎麼回事。」

鳳展連臉色青了,他瞪了眼東方蓮華。

那個孽子!

鳳展天見形勢不妙,忙打發小廝去請人。

奉天來的人,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了個清楚,鳳府一干人都嚇得渾身直冒冷汗。

鳳洛塵欠債,殺了人後畏罪潛逃,如今下落不明。

「要麼把人交出來,要麼我們就去京兆尹告狀,皇子犯法都與庶民同罪,何況你們公主府。」

賭坊的幾人橫眉豎眼。

「看看你……教的……畜……」

鳳展連額頭青筋迸現,怒視着東方蓮華。

「幾位,洛塵他沒有回府。他年紀小,雖說莽撞,但絕不會殺人,其中定有誤會,還請諸位寬限一些時日,我們調查后再做定論。至於他欠你們的錢,我們明日一早就送過去。」

鳳白泠邊寬慰著東方蓮華,邊說道。

「什麼……錢……不許……給。」

鳳展連一聽,更惱了。

那孽子殺了人,還不知道要多少錢去填這個窟窿,別說一百五十兩黃金,一個子他都不會出。

「展連,洛塵是我們的兒子!」

東方蓮華難以置通道,他竟要見死不救?

「沒……這個……兒子。」

鳳展連心道那是個殺人犯,只會拖累他鳳家的名聲。

反正他有兩個兒子,不認鳳洛塵,還有鳳昭安呢。

昭安才華橫溢,相貌英俊,更像他,年經輕輕就仕途不俗,待到秋季回京述職,必定會被永業帝委以重任。

能光宗耀祖的,那才是他的親兒子! 畢竟這個地道,顯然是給了很大的容量。

而前世皇兄和小舅舅挖出來的那個通道,是其中的一段,恰好發現了這樣一口井,所以就以為那是這個通道的出入口了。不過若是他們繼續探查,應該會有不一樣的結論,可惜自己現在已經回到現世,無法得知他們後續的勘察。

奇怪的是,在這樣陰暗逼仄的地方,初月晚完全沒有覺得害怕。

就像窩在溫暖黑暗的被窩裡面,甚至有一點點安穩的感覺。

菁兒說通道的方向是去康樂坊,可是這裡黑漆漆的,也不知道拐了多少個彎,菁兒是怎麼知道通向哪裡的?

正疑惑著,初月晚忽然看到前面有點亮光,她詫異地停下來觀察了一下,感覺應該是外面透進來的。

初月晚放緩腳步,慢慢朝那邊走去。那點光越來越亮,漸漸地她看清楚了,是井口。

又一口井。

她抵達井邊,抬頭看去,光從斜向射入井中,基本能夠判斷太陽的方向,也就知道了大致的時辰。這個井口很小,比之前她跳進來的那個更小,好像之前二皇兄帶自己在別的院落中看到的那樣。

初月晚忽然明白初素菁是怎麼判斷方位的了。

這樣的井口,肯定不止這一兩個。

很多的井,通過時辰,太陽的方位,還有能從井中看到的上面的景物,基本可以判斷出走向。

「幸好跟著師父精修了天文,不然還真有點難以招架。」初月晚心道。

但是有很多井的話,就得好好記住自己是從第幾個井進來的,不然回頭找的時候可能會出問題啊。

她似乎也明白了,為何在地道中感覺空氣還算不錯,那是因為這一個個的井讓地道的氣流流通了。

原來小小的井口是通風井啊。

初月晚準備繼續往前走的時候,低頭看了看那小井下面,離自己所站的出口有點距離的地方,是水面。

這些井不是枯井,平時應該會用來抽水,如果不小心從這裡掉下去了,下面就是冰冷的井水了。

不過初月晚覺得自己掉不下去,井壁太窄了,會卡住的。

奇怪,有通風井,有成年男子可以通過的地道,這東西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難不成二皇兄還想把全家都搬到地下去住很久么?

她跨過井水,鑽進前面的通道,再次陷入一片黑暗。

果不其然,又走了一段路之後,下一口井出現了。

初月晚耐著猜測被證實的欣喜,繼續往前走。

除了之前進來的那口井之外,其他的都是通風井,一看就知道絕對爬不出去。而且從勉強可以看到的景色來說,她正在一路向西,聽得到周圍嘈雜的聲音,但是都好像很遠。

之前在被綁架到馬廄的時候,初月晚曾經嘗試著通過聽外面的聲音辨別處境,但是畢竟沒有經受過訓練,還是有些困難的。但是,有了那次經歷之後,初月晚就知道有些聲音大致會在什麼地方出現。

比如大街上的叫賣,魚市,馬市,還有酒樓之類的。

京城這些地方都有固定的地點,只要確定了其中的一樣,就能大致知道自己在什麼區域。

初月晚走到現在,可以知道的是,通風井一直在沒有人或人很少的院落中,這些院落外面,有些是熱鬧的集市,也有些只有馬車聲,應該是府苑門外的那種大道。

這條路真的很長,初月晚甚至懷疑是不是貫穿了整個京城。

京城的地皮極其昂貴,而且現在人多地少,建好了的宅邸就留在那裡不怎麼動了,那些有錢人,有時候也會買別的大人留下來的府邸,最大的動靜就是推倒外面的房屋進行重建,絕不會去挖已有的地基。

這件事是前世初月晚買下肅親王府的時候,應順和牙商給她介紹的。

所以只要二皇兄撿著那些已經建好的宅院下面打通地道,上面的人應該不會有所察覺,也不會有人挖地挖到這個地道。

又或者,二皇兄已經把這一路給買通了?

雲家也非常喜歡買地,小舅舅從前動不動就要買幾處房產,有的當做商鋪租出去,也有的用來做庫房囤東西。

或許二皇兄也有同樣的愛好,畢竟,他有那麼多姬妾和兒女需要住呢。

初月晚走到第六口井的時候,看著時辰好像有些變化了。

若再找不到這個通道的盡頭,就不論如何也要回頭了。

「但願菁兒不要把井口填上了……」初月晚心中默默祈禱。

她朝著第六口井上面看去,忽然上面一個黑影劃過,嚇得她匆忙縮回了地道里。

這口井外面……有人?!

。 此言一出,紀海洋等人頓時嗤笑出聲。

「這可是狼牙會長的招標酒會,沒有徽章,擅闖就是鬧事,你怕是想吃牢飯了!」

「廢物就是廢物,牛皮吹得可真夠大的!同樣是女婿,差別怎麼就那麼大呢?」

「宋勝是什麼人,他會拿假貨忽悠人嗎?嫉妒心作祟的小人啊,就知道給我家宋勝潑髒水。」

此刻,不僅紀海洋等人嗤笑不斷。

劉桂蘭的面色也難看到了極點!

「你這個廢物,能不能別再說了!你還嫌我們不夠丟人嗎?」

紀峰也冷冷地看向陳天龍,對這個口出狂言的廢物女婿,很不滿意!

他們可以進不去酒會,但要是吹牛,不是更丟臉嗎?

「天龍……」

紀秋水也皺了皺眉。

雖然剛才在墓地,陳天龍確實幫了她一番。

但陳天龍認識一個殯葬老闆有什麼用?

這個人脈用處不大,畢竟誰家會天天死人呢?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