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好不容易等到沈櫻回來,他幾乎是第一時間趕到了帝都,就為了挽回沈櫻。

by anmianshudian

沈櫻面對着他的示好,十分厭惡。

「唐夜,之前分開的時候,你說的很清楚,你喜歡的是我堂姐沈琳琅,而不是我,所以,麻煩不要再糾纏我。」

甩下這話,沈櫻打算離開。

不曾想,唐夜一把攥住了她的手:「沈櫻,我錯了,我真的錯了,你能不能原諒我,我真的很喜歡你,之前你在平西,我恨不得能立刻去找你,我真不得知道錯了——」

「那你為什麼不去平西?」

一道涼涼的聲音響起,雲舒站在門口,雙手環胸,看着這一場鬧劇。

她不是有意偷聽。

她看書看得累了,打算出門轉轉,沒想到看到這一幕。

渣男回心轉意,想要挽回替身未婚妻?

這算什麼?

晉江文學照進現實?

聽到這話,唐夜臉色微變:「你是?」

「我是誰不要緊,唐先生口口聲聲說喜歡沈櫻,那請問你們在一起的時候,你怎麼對沈櫻的?沈櫻在平西,你既然擔心,為什麼不去找他,甚至連一個電話都沒有?

現在沈櫻平安回到帝都,你又找上門?」

雲舒緩緩走下台階,一步一步走到唐夜面前。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唐先生這個時候找上門,也是因為黑沙安然無恙,沈櫻還是黑沙的部長,你和她在一起,只有利益,沒有壞處吧?」

「之前你若是去了平西,我還能勉強信你一句,但現在,很抱歉,我覺得你在瞎扯!」

什麼愛不愛的,貪生怕死,擔心黑沙出事,連電話都不敢給沈櫻打!

現在卻在沈櫻面前,說自己有多喜歡她?

這是什麼噁心嘴臉?

虧得沈櫻下得去手!

唐夜被戳穿了心思,臉色驟變:「你——」

沈櫻壓根就沒把放在眼底,冷聲道:「唐夜,我們早就分開了,我說的很清楚,我們沒有轉圜的餘地,你以前不是最喜歡沈琳琅,現在你們可以在一起了,為什麼不好好珍惜白月光?」

唐夜聽到這話,以為她在吃醋,着急的解釋。

「櫻櫻,你誤會了,我以前是喜歡過琳琅,但我現在喜歡的是你,我是真的喜歡你,你在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

「那你現在和沈琳琅是什麼關係?」

沈櫻雙手環胸:「情人,男女朋友,還是前男女朋友?」

唐夜被問住了,張了張嘴:「櫻櫻,你給我時間,我一定會處理好的,我喜歡的只有你。」

「那沈琳琅怎麼處理?」

「琳琅身體不好,你是知道的,我一定會解決好這件事的,你給我時間,好不好——」」

沈櫻覺得很好笑,一口一個喜歡,卻不肯處理掉沈琳琅。

「唐夜,你現在真讓我噁心!」

沈櫻輕斥出聲:「你放不下沈琳琅,現在有在我面前裝深情,圖什麼?難道你享受這種被爭搶的感覺?」

她頓了頓:「還是說,你覺得我沈櫻會一直喜歡你?你是不是把自己太當回事了?」 神道宗高手縱身跳進騷臭的池水當中,不光浸泡身體,還大口大口喝著池中液體。

「看來回去以後得把他從高層位置換掉。」

安倍仙轉頭不去看他,長嘆一聲說道。

葉天輕笑道:「就算他能提升修為,此生也再難提升一步,無望武聖。」

葉天與安倍仙都明白一個道理,只要跳進鳥坑,就絕對可以大幅度提升修為,但這樣就會成為他一生心病,修為再難精進一步。

就像現實中很多人為了蠅頭小利鋌而走險,成為他一生污點,哪怕今後有大作為,這件事就算不會讓他鋃鐺入獄,也會成為別人牽制他的把柄。

就在這時,地面發齣劇烈的震動,只見從從尿坑中,升起一道道階梯直插雲霄。

無數半龍半獸的怪物,全部朝向出現階梯跪拜,當然這也包括之前那名跳進尿坑的神道宗高手。

無數怪物時候,跪在地上的神道宗高手,俯首喊道:「天降龍門,恩澤萬獸,不滅金龍,蓋世……」「怎麼弄地像傳銷邪教一樣……」葉天輕蔑的嘟囔一句,安倍仙眉頭緊皺的道:「小泉井上你在亂喊什麼。」

神道宗高手絲毫不理會安倍仙,只是虔誠的朝向階梯跪拜。

在一頭武聖境界的龍馬帶領下,一群半龍半獸的怪物包括神道宗的小泉井上,一步步一步步朝向階梯走去。

「這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但好像對他們有著某種吸引。」

葉天說到這,忽然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吸引感覺升起,轉頭看向安倍仙:「要不去看看?」

安倍仙搖了搖頭:「此地充滿詭異,還是不要的好,至於小泉井上死活就看他的造化了。」

「凡事都要和你對著干,你不去我去!」

葉天說完,邁步朝向階梯走去。

當葉天登上階梯的一剎那,陣陣彷彿來自骨子當中血脈威壓傳來,讓他忍不住想要俯首稱臣。葉天朝向四周看去,其他怪物都有這般舉動,只不過可能他們經過尿坑,血脈中含有龍氣,故此承受的威壓遠遠低於自己。第二階,第三階……一直到第十階,已經開始陸續有怪物跪在地上身體爆裂開來,體內龍氣與精血全部被階梯吸收。

「安倍仙說對了,這階梯果然有古怪。」

葉天微微皺眉,轉身就要走下階梯,但卻意外發現自己的後方已經升起一層無形屏障,斷了他的後路。

「怎麼會這樣?」

葉天揮拳想要攻擊,但卻發現自己體內真氣全部被壓制住,根本就無從調動,自己也不是山丘,沒有真氣的葉天單憑肉體力量根本無法打碎這層屏障。

「好奇心害死貓。」

葉天感嘆一聲,無奈只能轉身繼續朝向階梯上方前行。

每走一個台階,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壓制便會更濃厚,與此同時地面上的屍體開始多了起來。

葉天也明白,這神秘階梯每一層的威壓都是翻倍地,但看前面悠閑登高的小泉井上,估計在尿坑吸收的龍氣越多,從而可以大幅度的減輕威壓。

繼續前行,一直達到六十八階的時候,全場就剩下了葉天與小泉井上,以及幾隻化龍比較徹底怪獸。

六十九階,七十階……一直到九十五的時候,小泉井上渾身顫抖。

九十六階。咔咔隨著葉天登上的一剎那,三山五嶽般的威壓渾身骨骼噼里啪啦的作響,讓葉天差點趴在地上。

九十七階,小泉井上也承受不住,直接跪在地上,渾身骨骼崩斷,宛如爛泥一般,大喊道。

「不要,我不要死,不要啊!」

砰~

一聲悶響,小泉井上身體爆裂開來,體內真氣,精血,龍氣全部被階梯吸收。

當然此時的葉天也不好受,強大的威壓讓他忍不住彎下腰,但那天之驕子的傲氣,支撐他繼續前行,往上又邁了一步。

葉天佇立在九十八階之上,渾身骨骼被壓碎七成,但他還是沒有倒下,用緊繃的肌肉支撐著身體站立,此時其他化龍徹底的怪物趴在地上,爆裂開來,全部精華被階梯吸收。

只剩下那隻龍馬,還能勉強的站立,但卻難以向前一步。

「我葉天半生卑微,半生苦難,都沒讓我趴下,怎麼會輸給這小小階梯!」

葉天冷哼一聲,忍住強大威壓,向上邁了一步。

咔擦~

葉天雙腿骨骼節節斷裂,強大的威壓之下,衣服崩裂,皮膚滲出一滴滴的血珠,整個人被汗水與鮮血打濕。

葉天緊繃肌肉,哪怕骨骼碎裂也絕不倒下。

「誰也不能讓我跪下,除非是徐昭盈與朱茵茵躺著的時候……」

葉天銀牙緊咬,但卻無法邁出最後一步。

嗷~

忽然葉天背後黑龍紋身響起一聲震耳欲聾的龍吟,讓葉天感到威壓一輕,藉此機會連忙向上一步登頂。

入目所見,只見一條萬丈金龍飛出盤旋天空,看著葉天口吐人言。「小輩,如今是什麼時期!」「華夏二十一世紀。」

「原來已經過了多半個紀元,你可知道我是誰?」

「不知。」

「我乃九州龍祖,你們人族所謂的龍的傳人,那龍便是我!」

「相見便是緣,既然你是我的後輩,便賞賜你一柄金箭,去吧。」

金龍說完,身形忽然消散,原本它所在的下方,出現一桿兩米多長的金色箭矢。

「什麼玩意就龍祖又龍的傳人,這裡是非洲也不是華夏……」

金龍的話葉天是肯定不信,但有便宜不佔王八蛋,這金箭能出現這一看就是好寶貝,當然就算不是寶貝,怎麼大的傢伙是純金的話,也值大價錢了……

葉天說完,走到插在地上的金箭旁,用盡全身的力量將其拔出。

隨著金箭拔出的一剎那,整個階梯轟然倒塌,縮小無數倍的金龍從中飛出,化作一條黑龍,聲音冰冷邪意:「終於出來了,只有人類才能拔掉這破東西,為了報答你這小傢伙,你的身體我留下了!」

說著黑龍朝飛快的融入葉天眉心,瞬間葉天便感覺頭痛欲裂,昏死過去。

。 柳寶笑嘻嘻的說道:「對呀,上個月我報了一個讀書討論會。每周日就是書友聚在一起的討論會,今天剛好周日,我要趕緊早一點過去!」

方井苦笑笑這丫頭還當真是挺無聊啊!

一個人在家閑的無聊,竟然直接報了一個讀書討論會。

「那行路上你小心點,注意安全。」方井也沒有多問,就任由他去了。

柳寶才剛走沒多久,方井的手機鈴聲就響了一看,打來的竟然是江雨溪。

這讓方井有些納悶了,這小丫頭怎麼突然打電話聯繫自己。

走到陽台邊,方井接通了電話。

「哈哈,稀客呀小丫頭,你怎麼突然想起來給我打電話呀?」電話接通,方井編忍不住的跟著小丫頭開起了玩笑。

電話里的江雨溪有些急促地說道:「方大哥能不能出來見一面,我我有重要的事情想和你說!」

小丫頭說話的語氣顯得很急促。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