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其他親戚說,她身體不好,一直待在國外修養。

by anmianshudian

甚至連他們結婚當天,也只是收到了一通來電而已。

葉橙情不自禁有點緊張,眼看着女人走到了他們面前。

“阿姨好。”他僵硬地開口道。

女人的視線落在他身上,露出一個得體的笑容,對他點了點頭。

近看才發現,她的臉色白得嚇人。

不是妝容那種白,而是有種常年不見陽光的病態。

陸瀟絲毫沒有介紹他們認識的意思,徑直帶着她往班裡走去。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快進去吧,已經開始了。”他不太自然地說道。

女人對他笑了笑,依言轉身走進教室。

不知爲何,葉橙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

她看起來好像一點喜悅都沒有,按理來說陸瀟這次進步這麼大,至少應該感到高興吧。

自從她來了之後,陸瀟周圍的氣壓也明顯低了很多,沒多久就找了個藉口離開了。

等他走後,蔣進過來拍了拍葉橙的肩膀,說:“橙哥,你別介意,他們家就是這種相處模式。”

“他和他媽媽關係也不好?”葉橙問道。

他只知道陸瀟跟他爸不對盤,很少聽他提起他媽媽。

蔣進撓了撓頭:“我也不清楚,好像阿姨不太喜歡和生人打交道,我去過他家幾次,每次阿姨都待在房間裡不出來。”

他又說:“不過她人還挺好的,會讓保姆阿姨給我們送很多吃的。”

葉橙點了點頭,沒再放在心上。

開完家長會之後,陸瀟就不見人影了。

葉橙四處找不到他人,就和高秋蘭一起回去了。

高秋蘭一路上都很開心,說是徐超在會上狠狠表揚了他,甚至連“二十班的希望”,這種話都說出來了。

她大手一揮,給了葉橙一個紅包當獎勵。

葉橙平時幾乎沒有什麼需要消費的地方,他的衣服鞋子都是葉高陽買的,零花錢也還算寬裕。

加上以前過慣了紙醉金迷的生活,現在的消費慾反而降低不少。

拿到紅包之後,他倒是想起來一個用途。

過幾天就是陸瀟的生日了,剛好可以給他買個禮物。

從生理年齡上來說,陸瀟比他大了八個月,兩人一個年頭出生,一個年尾出生。

但從心理年齡上看……算了,心理年齡就不提了。

葉橙有點犯難,不知該送什麼樣的禮物合適。

送籃球鞋吧,陸瀟自己的鞋都能堆成一面牆了。

送小物件吧,他又不缺,要什麼有什麼。

他想了許久,突然靈光一現。

有個禮物不僅可以造福陸瀟,還可以造福他自己。

兩天後的中午,一羣男生圍在後排。

葉橙吃完飯回來,聽見他們在嘰嘰喳喳地討論。

“媽的,瀟哥平時那麼照顧你,不得表示表示啊。”蔣進給了旁邊的人一拳。

那人擡頭對葉橙笑了笑,是那個混血籃球隊隊長周敏豪。

“當然得表示,生日聚餐我買單。”他露出一口白牙,豪爽道。

蔣進說:“你別跟我搶買單,搶了我又得糾結送什麼禮物了。”

他轉向葉橙:“橙哥,你準備禮物了嗎?”

葉橙說:“準備了。”

其他幾個籃球隊的嘲笑道:“只有你沒準備。”

蔣進抱住頭哀嘆:“你們怎麼都想好了!我有選擇困難症啊啊啊!”

周敏豪笑道:“不如你去陪他跳雙人舞,當做生日禮物。”

“你去死!”蔣進憤怒地說。

葉橙疑惑道:“什麼雙人舞?”

周敏豪說:“下週的文藝匯演,瀟哥不是有節目嗎,他的女伴腳崴了上不了了。”

早幾天前,徐超就在班裡提到了文藝匯演的事。

但大家都沉浸在期中考試後遺症中,沒幾個人主動報名的。

最後文藝委快哭了,只好去求了高一因爲一場舞臺拿下校草三千票的陸瀟。

“你那會兒還沒來,不知道我們瀟哥跳起舞來有多給勁。”周敏豪越說越興奮,拿出手機來給葉橙看視頻,“這就是那個圈了三千票的舞臺。”

當時他們班的節目,是翻跳的經典曲目《Growl》。

陸瀟以前學過街舞,有點hiphop基礎,加上肩寬腿長,做動作那叫一個賞心悅目。

他扯領帶的那一下,底下的尖叫聲快要爆.破了。

葉橙看完挑眉道:“所以他這次報的什麼節目?”

竟然還需要女伴。

周敏豪詭異一笑,說:“《沒有明天》。”

葉橙嗆了一下。

說話間,陸瀟從後門進來了。

衆人起鬨道:“瀟哥馬上要十七歲了——”

陸瀟在葉橙旁邊坐下,說:“下週請你們吃飯。”

大家拍手叫好,剛好文藝匯演和他生日是同一天,都是13號。

周敏豪看熱鬧不嫌事大,搶着道:“我們在討論給你的生日禮物,蔣進說他想跟你一起跳舞。”

“放你媽的屁!”蔣進大怒,作勢要揍他。

周敏豪邊躲邊火上澆油:“他還要穿裙子,女裝上陣。”

“哈哈哈哈,瘋狂支持了!”

陸瀟翻了個白眼:“大可不必,已經快吐了。”

“我真沒說過!不信你問橙哥!”蔣進面紅脖子粗地喊道。

大家看向葉橙,他幽幽地說:“他是沒親口說過,不過看上去挺樂意的。”

衆人大笑起來,蔣進嚎叫:“橙哥!”

周敏豪一拍桌子道:“這樣吧,哥兒們捨命陪君子了。我們來擲骰子,最小的那個陪瀟哥上去跳。”

“……請你們放過我吧,我的節目已經黃了。”陸瀟整個無語住。

“我話就撂這兒了,兩個男的上去跳,必能再給瀟哥拉三千票!”周敏豪逐漸上頭。

陸瀟滿臉黑線:“我缺這三千票嗎?”

氣氛被挑起來了,大家都舉雙手贊成:“擲骰子!現在就在羣裡擲!”

周敏豪率先甩出第一個骰子,所有人屏住呼吸。

幾秒後:“6!我操,老子真6,下一個!”

陸瀟看了眼葉橙,用手指了指腦袋。

“他們這裡,不太正常。”

葉橙嗤笑。

其他人挨個擲完,最後輪到了蔣進。

在萬衆矚目下,蔣進一閉眼一咬牙,點下屏幕。

下一瞬,全場沸騰。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就是天選女伴,別掙扎了!”周敏豪快笑死了,瘋狂捶桌子。

蔣進擲了個2,目前本場最小。

他快要哭出來了,狗急跳牆地決定死也拖個墊背的,一指葉橙道:“憑什麼?橙哥還沒扔呢,憑什麼是我?!”

葉橙正在欣賞陸瀟吃了蒼蠅的表情,沒想到吃瓜吃到自己頭上。

周敏豪立馬說:“橙哥,你也扔一個,讓他徹底死心。”

葉橙:“……”

扔你妹啊,他爲什麼要扔。

陸瀟原本一臉麻木,此刻忽然轉過頭看向他,不懷好意地笑道:“扔一個唄,橙哥。”

周敏豪說:“你閉着眼睛也不可能比這傢伙低的,放心吧。”

“就是啊,你不可能扔到1的,那得多衰啊。”

“扔一個嘛,橙哥。”

在羣衆的鬨鬧聲中,人總是容易失了智。

葉橙迫於無奈,只好隨手點了一下骰子。

大家都專注地看着屏幕,陸瀟微微坐直了身體。

骰子咕嚕咕嚕轉了幾圈,最終停了下來。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