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津妍嘻嘻一笑,拉過張凡的手,輕輕拍著:「呵呵,張大神醫,不要緊張,天塌下來有大個頂着。我這就帶你去見我師父如雲道長!」

by anmianshudian

「我最擔心的是如雲道長不在廟裏。」

「放心吧,他老人家從來不雲遊,幾十年如一日在廟裏修鍊,我們直接去找他就是了。」孟津妍又是嘻嘻一笑。

張凡轉憂為喜,伸手輕輕揪了孟津妍臉蛋一下,罵道:「死丫頭撒謊,上次你不是說,你找不到你師父嗎?你騙我!」

孟津妍詭異一笑:「此一時彼一時嘛。人命關天,我還能再開玩笑?」

張凡揪住她臉蛋的手鬆開了,輕輕拍了臉蛋一下,誇讚道:「謝謝你啦,我的好師父!」

兩人跑去跟孟老說了一下情況,孟老也跟着着急起來,催著二人馬上動身。

二人帶了點食品裝上車,開車離開孟宅。

一路平治,出了江清市,很快沿公路進入山區。

這個方向是朝着大山深處開行的,因此兩邊的山越來越高,道路也越來越不平坦。

汽車在村級公路上行駛了兩個小時,終於到了一個小山村。

再往前,沒有大路,汽車無法行走了。

二人走進村委會,給村長兩好煙,然後將汽車寄停在村委會大院裏,徒步進山。

又走了約半個小時,來到一座峻岭之前。

這裏樹木茂密,百鳥吟鳴,泉水淙淙從林間流過,陣陣涼意撲面而來,使人精神為之一振,宛如進入仙境。

「真是好地方!」張凡感慨道。

「我師父在此修鍊多年,我私下估計他已經成仙了道,不過,他從不承認。」孟津妍小聲說,「你見到他之後,千萬少說話,否則的話,說漏了嘴,我師父會怪罪我亂講的。」

「他很讓人害怕嗎?」

「別人怕我,我不怕。」

「為啥?」

「只要我做錯了事,他一生氣,我就先哭起來,我一哭,他就沒轍,就得過來哄我!他越哄,我就哭聲越大,弄得他沒辦法,直給我道歉,好像犯錯的是他而不是我……哼,這一招兒我用了好多年,屢試不爽!」孟津妍得意地說。

「你太壞了,利用了你師父的善良和愛心!」

「哼,我要是把這招兒用到你身上,你會不會哄我?」孟津妍呶起小嘴問。

張凡一聽,這問題有些「敏感」,不可隨意回答,弄不好就成了「愛的承諾」。

他想了一會,忽然大叫一聲:「你看,飛龍!」

孟津妍順着張凡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一隻鷂鷹大小的飛龍飛過樹梢。

「好吃,飛龍好吃,我吃過!」孟津妍尖叫起來,隨手撿起一塊石頭,就要拋上去。

。 索菲婭是在天剛亮的時候乘上葉棠所坐的馬車的。

她沒有帶任何的行李,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她平時穿的那幾件。

平時不會這麼早起的泰倫斯家長男安德森睡眼惺忪地站到窗邊,小口啜飲貼身男僕為自己端來的咖啡,跟著小聲罵道:「就為了這麼點小事把我給叫起來……」

「我很抱歉,少爺。」

右手放在胸口之上,佩福斯莊園的男僕總管向安德森道歉:「距離夫人起床還有一段時間,您也知道夫人昨晚睡得晚。她吩咐過今天任何人都不得去打擾她的睡眠。」

無視安德森那一句:「所以就可以打擾我的睡眠了么?」的抱怨,男僕總管接著道:「現在佩福斯莊園里能做主的人就只有您了。您看我們是不是要派人把那女傭給追回來?」

被「現在佩福斯莊園里能做主的人就只有您了」這句話給取悅了,安德森不再罵罵咧咧。他把喝了一口的咖啡塞給身邊的男僕,打了個呵欠:「隨她去吧。你不是說她沒有帶走任何的東西嗎?」

「可萬一那女傭偷走了什麼東西……」

安德森抬手打斷男僕總管:「噢,就她和我弟弟那點無聊事也值得你們這麼小題大做?別把我母親的話當真了。她只不過是嚇唬嚇唬那個女傭,讓她識相點。她不會真的陷害那女傭偷竊,送那女傭上絞刑架的。」

說著安德森攤了攤手:「畢竟我母親可是個虔誠的天主教-徒。她可不想死後真的下地獄。既然這個女傭願意遠走他鄉,我母親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不是嗎?行了,我要再去睡上一覺,下午我與露易絲小姐有約。沒事不要來吵我。」

男僕總管很想告訴安德森事情不對,今早從外面回來的索菲婭換了一身新衣服,那身衣服顏色平平,質料卻是好得出奇。索菲婭一個下等女傭,哪裡來得經濟能力去買這樣的衣服?

還有送她回來的馬車……雖然那只是出租馬車,可馬夫他是認識的,那是楓葉鎮上經驗最老道的車夫!她的馬車是楓葉鎮上最好的馬車!

奈何他家少爺一不在乎他這個小人物的發言,二沒將區區一個下等女傭的離去放在眼裡。

窗帘一放,房門一關。安德森重回自己的大床,他的夢鄉里只有美貌的露易絲小姐在。

葉棠在楓葉鎮租的馬車在馬夫的駕駛下穩穩噹噹地駛離佩福斯莊園,索菲婭望著窗外熟悉的風景,難免有些鼻酸。

她在佩福斯莊園待的時間已經快有與父母哥哥一起待在塞特圖爾的家的時間那麼長了。有時候她會覺得這裡就是自己的家。

可是她錯了,佩福斯莊園不是她的家,甚至不是她這樣身份的下等人該待的地方。她再不舍也沒有用。

搖頭甩開負面情緒,索菲婭提醒自己:你已經決定好要開始新生活了!不要再去想這樣沒用的!

於是索菲婭向葉棠搭話:「梅,我不帶任何東西真的沒關係嗎?我的積蓄不多,但好歹自己的食宿費還是可以自理的……我還是回去拿一下我的積蓄吧?我的這身衣服就花了你不少錢了……」

索菲婭是在深夜跑到楓葉鎮上的旅店來的。葉棠不知道她走了多久,總之她被敲門聲驚醒過來、打開房門之後看到的是汗出如漿,整個後背完全濕透的索菲婭。

索菲婭臉上都是淚痕。她對葉棠說她下定了決心,葉棠則將她扶到自己床上坐下,讓索菲婭先告訴自己她回去之後發生了什麼。

索菲婭不是受了委屈就會向誰告狀的性子,她的敘述很克制,但葉棠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

葉棠覺得海倫很有意思。嘴上說著是為了索菲婭還有愛德華兩個人好,實際上做的事情就沒有一件是尊重索菲婭或者是愛德華本身的。她似乎認為她這個家長的想法就一定是對的,不受她支配的人就是錯的。

這是一種多麼自視甚高的傲慢啊?

「不用擔心錢的事。」

葉棠說著遞給索菲婭一個油紙包。索菲婭打開一看,裡面是兩個夾著熏雞肉、火腿、煎蛋還有生菜與西紅柿的三明治。

聞到熏雞肉的香氣,索菲婭頓時有些餓了。她不好意思地咽著口水,想把三明治還給葉棠。

葉棠卻是打開另一個油紙包,裡面裝著夾了炸豬排的三明治。

看到索菲婭的動作,葉棠停下拿出三明治的動作:「嗯?索菲婭你更喜歡吃豬肉嗎?」

「不、不是的……」

比起豬肉,索菲婭確實更喜歡吃細膩嫩滑的雞肉,沒想到葉棠連這一點都注意到了的她頗不好意思。

索菲婭是個一絲不苟的女孩,她從未想過佔人便宜。儘管葉棠告訴她她不需要在意錢的問題,她還是認真地記下葉棠為自己花出的一筆筆費用,她在心中計算著日後自己要還葉棠多少錢。

葉棠察覺到了索菲婭的心思,卻沒有馬上說些什麼。她與索菲婭在馬車上悠哉地吃完早餐,這才對索菲婭解釋:「我讓你回佩福斯莊園留下辭職的紙條,並且不讓你從佩福斯莊園裡帶任何東西出來是為了避免泰倫斯夫人以偷竊的-名義讓執政官派出警官來抓你。」

「欸?」

索菲婭睜大了眼睛。

「對泰倫斯夫人來說,你從佩福斯莊園離開也不能使她安心。因為她不知道你是不是投奔她的小兒子去了。」

「怎、怎麼會……!」

幸好這會兒索菲婭已經吃過了早餐,否則她恐怕會沒胃口很久。

「……我和愛德、我是說愛德華少爺只是純粹的相戀,為什麼我們的相戀會給夫人帶來這麼大的痛苦?為什麼就算我放棄了與愛德華少爺在一起,夫人也不放過我?」

「因為帶給她痛苦的不是你和那小少爺之間的感情。」

葉棠拿出水壺給索菲婭倒了杯水,她不想讓索菲婭為了樞密顧問官夫人自苦下去:「泰倫斯夫人的痛苦源於她對自己未來的規劃。她的規劃里,她的兒子們要麼繼承她的莊園,要麼繼承他們父親的職位,再要麼往有權有勢的方向發展。她不在乎兒媳婦是誰,但她一定要保證自己兒子們娶回家的是一個她可以控制、可以支配、可以壓制,可以滿足她各種要求、最不濟也要能幫襯到他兒子的女人。」

「你與小少爺相戀破壞了她對自己人生的規劃。當然了,小少爺不顧他父母的反對,去國外學習法律這一點也破壞了泰倫斯夫人的規劃,但在泰倫斯夫人的心裡,她是可以等兒子回家之後說服他按照自己的意願來做的。而你,你與泰倫斯夫人非親非故,她不願意包容你,也不認為有包容你的價值。」

把水杯塞進索菲婭的手裡,發覺索菲婭眼睛紅紅地凝視著自己的她對上了索菲婭的視線。

「我、確實無法幫襯到愛德華少爺……」

索菲婭不要說是有什麼家世了,就連她的父母都早已經不在世上。她拿不出可以支持愛德華的本錢來。

索菲婭欠缺的還不僅僅是外在的東西。身為下級女傭的她能做的事太少太少,只要力氣的活計她沒法幹得比青壯年男人更好,需要技巧的活計她又沒有那份技巧。需要動腦的活計……活到現在就有一次被人要求動腦的索菲婭實在不敢說自己有什麼腦子。

認清了自己,認清了現狀,索菲婭苦笑:「連報紙都沒法完全讀懂的我,哪裡配得上少爺?」

「很遺憾,現在的你就算和泰倫斯家的小少爺生活在一起也不會幸福。」

葉棠並不安慰索菲婭,她只是實事求是地分析給索菲婭聽:「泰倫斯家的小少爺還在讀書,他平時應該是住在大學的宿舍里吧?你如果去了他那裡,你要住哪兒?學校宿舍禁止外人進入的。小少爺又不可能讓你餐風露宿。」

「可是他還沒有工作吧?那他如何支付你的房租,你的餐費?你是可以去打零工,但你能保證馬上就可以找到工作嗎?就算你馬上找到了工作,你確定這份工作不會奪走你和小少爺相處的時間嗎?還有小少爺的同學們。他們會認為打零工的你和小少爺相配嗎?」

「一旦你和小少爺有了孩子,你就無法工作。你就是勉強工作,到了大腹便便之時也不會有人再敢用你的。孩子出生后需要餵奶,需要換屎尿片,還需要人一直看管照顧……這些都由你一個人來做嗎?在充滿奶腥味與屎尿味的屋子裡,小少爺還會像過去那樣愛你嗎?養育孩子的費用又怎麼辦?」

葉棠每說一句,索菲婭的身體就是一顫。

戀愛時她的世界只有她與愛德華兩個人,她沒有考慮過今後,也沒有規劃過未來。她單純地認為只要自己像祖母所說的那樣始終保持著誠實、善良與勤勞,就一定能好人有好報。

葉棠的話就像一把尖刀,這把刀一刀一刀地捅向她的心臟。卻也一刀一刀地劃開了油彩般的迷夢,讓她看清了現實。

「不過索菲婭,」

葉棠不知何時坐到了索菲婭的身旁。她抬起索菲婭滿是陰霾的臉龐,對她說:「你與愛德華不相配並非是因為你們的出身天差地別。……出身這種東西,不是我們人類可以自行決定的東西。但就因我們出身如此,我們便要放棄自己所追求的東西嗎?不是這樣的吧?」

索菲婭呆愣兩秒:「你的意思是……我不用放棄愛德華少爺嗎?」

葉棠笑笑:「放不放棄那都是你自己的選擇,我不會幹涉。但我希望你的選擇能讓你不留遺憾。」

「……」

失語數秒,索菲婭的眼淚吧嗒吧嗒地滴落在她捧著的小水杯里。

「我想……我想成為配得上愛德華少爺的人。我想成為站在愛德華少爺身邊不給他丟臉的人。我果然還是想和愛德華少爺在一起……」

葉棠笑著頷首:「那就朝著你選擇的方向努力吧。你選擇的可不是個容易達成的目標。」

「嗯!」

索菲婭也笑了,這是她這麼多天以來第一次發自內心地笑了出來。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神級兵王最新章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神級兵王全文閱讀、神級兵王txt下載、神級兵王免費閱讀、神級兵王三藏大師

三藏大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神級保安、漢逆之呂布新傳、神級兵王、武道醫婿、絕世戰兵、兄弟你妹妹我惹不起、

。 看守所。

魏舒雲在小警官的陪同下,成功的在這裏待了一晚上。

不累不也困,就是有些無聊。

在並沒有直接證據能證明她和路佳佳的死亡有關的情況下,別說是不辦案的看守所,就是立案偵查的警局,也沒有留着人的權利。

隊長是個機靈鬼,雖然沒有拿到對魏舒雲有利的證據,但也沒有找到任何對她不利的證據。

他買了早餐過來道歉。

「魏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我們這也是忙起來了,您看讓您在這裏待了一晚上。真是罪過。」

隊長說的小心,從柳甘那裏得到的消息,足夠讓他敬畏魏舒雲的身份。

幸好,魏小姐性子好,要是碰上那種刁鑽的大小姐,估計要命。

魏舒雲和小警員聊會兒天玩會遊戲,才把一晚上的無聊時間打發了過去。

「不用了,謝謝,早餐請兄弟們吃吧,我還有事,先走了。」

她捂著嘴,打了一個不太秀氣的噴嚏,她很困,現在要回去睡覺。

「好,您請。」

隊長把魏舒雲送到門外,在門外看到等著的豪車,嚇得後背的冷汗都出來了,好在這是講理的人家,要是碰上不懂事的,那就要了命了。

「隊長,再會。」

魏舒雲對着他擺擺手,上了門口的車。

來接她的是池岳,得到魏舒雲在看守所出事的時候,他正在外地談生意,緊急處理之後,就趕緊跑了回來。

和駱哥溝通后,才知道他的小姑娘一個人在看守所待了一夜。

「害怕嗎?低脂的,先喝點暖一暖。」

池岳從駕駛座拿出了一個玻璃瓶,裏面裝着熱牛奶。

「不怕。」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