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位相當底下!

by anmianshudian

這一發現,簡直顛覆了他們的三觀!

楊婉瑩看着那一個個面相醜陋的獸人。

身體微微顫抖。

葉楓走到她的旁邊,輕輕地抱着楊婉瑩。

「放心,這不是還有我在嗎?」

「嗯!」

楊婉瑩點點頭,靠在了葉楓的肩膀上。

兩人沒有走大門進去。

而是利用帝皇駒的光學迷彩,悄悄地進入了這座城。

進入其中,一個嶄新的世界展示在他們面前。

這裏熙熙攘攘的,像是古代的鬧市,兩邊都是一個個攤位。

裏面賣的都是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

讓他們震驚的是。

在這裏,有無數的人類被關在籠子裏。

像籠中鳥一樣,連逃脫都沒辦法。

一個個明碼標價,而獸人們則是把他們買下來,當奴隸來使用。

看着自己的同胞被人關押,奴役,甚至是辱打。 什麼叫全看你家了?呂雪梅奇怪的接過照片,她眼睛已老花,沒戴眼鏡,就將照片拿遠些看。

林修遠還在生悶氣,賭氣著本打算什麼事都不管了,可又架不住八卦之心,湊過去看,也沒看出有什麼不妥,「這照片怎麼了?」

蘇瀅就在呂雪梅旁邊,一看照片她整個人就僵住了。

這是一張黑白老照片,上面是一家三口,女人穿著旗袍燙著時尚捲髮坐椅子上,懷裡抱著個尚在襁褓中的孩子。

她后側站著個穿西裝打領帶,頭髮后梳,眉眼英挺、氣宇不凡的年輕男子。

男人一隻手搭在女人肩膀上,女人的頭也微靠向男人,那樣親熱的神態,臉上藏都藏不住的幸福笑意,任誰看了都知這是一對恩愛夫妻。

女的是年輕時的柳梅麗無疑了。

只是,照片中的男人…..是沖爺啊。

看蘇瀅表情古怪,林瑾蘭也走過來看,頓時就僵住,震驚、失落、傷感、無措,一點一點湧出,很快佔據她全身。

蘇瀅急忙放開外婆,走過去挽住母親,用眼神示意她:別難過,只是一張照片,咱們還不知是怎麼回事呢?

呂雪梅看半天不知是怎麼回事,又用眼神詢問林修遠,看丈夫也是一臉莫名,不覺生氣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柳梅麗你說清楚。」

柳梅麗拿出手帕,一面柔弱無力、楚楚可憐的拭淚,一面道:「照片上的男人是我丈夫,名叫喬景琮,當年我紅遍京都,他只是一名不文的小兵,可我就偏偏看上了他。」

「為了他,我拒絕所有追求我的男人,得罪了權貴,不得不跟著他到了他老家。」

「他家窮得只有四堵牆,我拿出我所有金銀細軟,讓他置辦房子土地做買賣,讓他喬家一下變成當地首富。」

「但他並不滿足於此,說亂世躲在家裡安享不了太平,只有拉起隊伍去搶奪地盤才能永保富貴。」

「我不懂這些道理,我只對他說,你是男人去打你的天下吧,你的父母你的孩子,我給你守著,只是希望你打了天下,不要忘記我,他信誓旦旦,說一定不會忘記我…..」

柳梅麗說到這又是一陣嗚咽,呂雪梅越聽越不耐煩,這跟她家有什麼關係?

「柳梅麗你撿重要的說吧,說完我要做飯了,我家老頭子要按時吃飯。」

「對不起。」柳梅麗又拿手帕拭淚,抽泣了半天,朝呂雪梅和林修遠鞠了一躬,道,「打擾你們了……我走了。」

女人說著就走了,呂雪梅恨得直罵:「要麼說,要麼不說,就沒這樣只說半吊子的…..什麼意思嘛。」

林修遠也覺無趣,道:「你快去做飯吧,我餓了。」

蘇瀅心裡非常不安。

沖爺對母親的所做所為她都看在眼裡,不可能是這樣無情無義的人。

柳梅麗這樣只說半吊子的話非常有殺傷力,外公外婆並沒切身體會到沖爺的付出,會自動腦補出負心漢的種種惡行。

沖爺馬上就要來提親,外公外婆已先入為主,對沖爺印象肯定極差,肯定不會同意。

沖爺不能這種時候來撞在槍口上。

必須讓鋥哥哥出去想辦法聯繫上沖爺,先不要來。 天機玄陣內,楚塵陷入入定的狀態,他的呼吸時而急促起伏,時而平緩如流水,映照漫天星辰,與漫天星辰形成了關聯,每一次的呼吸,都有一股能量積蓄起來,湧入楚塵的體內,轉而融入渾身四肢八骸。

這種感覺極其美妙。

沒有人知道,在這個清風觀的夜晚,楚塵居然將北斗派最難參悟的星辰吐納術悟了出來。

清風高千尺,手可摘星辰。

黎明時分,楚塵站在天機玄陣中央,背負雙手,仰望蒼穹。

頭頂上空,漫天星辰已經消失不見,肉眼無法再辨,可楚塵仍然能夠通過心跳呼吸感知到漫天星辰的存在,甚至在走出天機玄陣之後,這種感覺仍舊沒有消失。

楚塵的心跳,呼吸,每時每刻都在與漫天星辰保持着某種律動關聯。

難怪星辰吐納術雖是北斗派最難感悟的內功心法,可一旦練成,卻是北斗派絕對的強者。

楚塵現在徹底明白,因為星辰吐納術一旦領悟,隨時隨地都是在修行,每一口呼吸,每一次心跳,都是修行的過程,根本不需要刻意去打坐,苦修。

這一夜,楚塵的實力再度精進了一截。

楚塵甚至感覺到,即便不用洞天福地,他也能很快邁向氣息境。

下山路上,楚塵接到了宋顏的電話,語氣急促,「有人闖入我們家,看起來來意不善。」

楚塵的視線冷眯。

諸多武者勢力,居然因為他消失了一夜,就按捺不住了?

「告訴喬長老,盡量別與他們起衝突,我馬上回去。」楚塵開口,加快了速度。

宋家莊園。

別墅大廳外站了不少人,遠處是宋家的保安,阻攔無果后,這些保安只能無奈地站在了一邊,畢竟眼前這些都不是普通人,他們之中絕大多數人的實力,都超過世俗拳界中的所謂武道宗師。

對於保安而言,相當於一個個武林高手闖入宋家,他們攔不下,更打不過。

幸好宋斜陽也及時下命令讓他們原地待命,否則的話,出於職責,他們硬著頭皮也得上,估計現在都得倒在地上了。

大廳內,進來的人有十幾個,各種裝束都有。

有手握拂塵的道長,也有身穿袈裟的和尚。

「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家裏正在拍古裝戲呢。」宋顏自顧地說了一聲,得到楚塵的回復之後,宋顏的內心大定,她知道這些人來意不善,但是她對楚塵有信心,相信楚塵能夠應付這局面。

喬滄生等葯谷弟子與對方對峙。

「葯谷素來保持中立,為何這次堅定站在奇門弟子楚塵這邊,難道是葯谷已經得到了佈置天機玄陣的方法。」開口的是北斗派護法,高振龍,武道宗師,他的身邊站着的魁梧男子,鄧傑虎,武者界人稱北斗派龍虎雙雄,實力接近武道宗師巔峰層次。

他們當然不是北斗派此行的最強者,包括達摩山,今天來到宋家莊園的,是空鶴大師,空侗大師的師弟。

這群不過只是先來試探一下楚塵的態度。

高振龍的話語一落,在場各大門派的代表目光紛紛落在喬滄生的身上,紛紛恍然了。

「難怪葯谷這麼護著楚塵,一定是跟楚塵達成了協議。」

「哼,天機玄陣,理應天下共享,憑什麼由楚塵跟葯谷瓜分?」

「今天就算是九玄九仙在,我也是這麼說!」

一個個氣勢洶湧。

「阿彌陀佛。」空鶴大師雙掌合攏,淡淡地說道,「還是讓楚塵施主現身說話吧。」

「楚塵不在家。」宋顏開口,「我已經通知他了,他正在回來的路上。」

「他敢回來?」鄧傑虎冷笑,「依我看,他知道我們找上門來,早就溜之大吉了。」

「這裏是他的家,他還能去哪?」宋長青老爺子沉着臉,這些人肆無忌憚地上門,如果不是宋顏告知他們的身份,宋長青早就報警了,可眼下的這種情況,最好還是等楚塵回來處理,楚塵自己就是特戰局的一員。

「堂堂九玄少主,竟然當起了贅婿,簡直令人笑掉大牙。」鄧傑虎目光冷冷地一掃,「既然楚塵沒有回來,我們在這等著也無聊,倒不如,切磋一下吧。」

喬滄生的神色輕微一沉。

眼前這些雖然不是各大門派的最強代表,可聯合起來的實力也極其強大。

尤其是北斗派龍虎雙雄以及達摩山空鶴大師,甚至還有空鶴大師的同門,空鷹大師,都是武道宗師之中的強者。

這四人,任何一個出手,都不是葯谷能夠抗衡。

況且,除了這四大宗師,其餘武者實力也不弱。

都是有備而來。

目的只有一個,天機玄陣。

「切磋就不必了。」宋長青也看出眼前的局勢,開口說道,「我準備好了茶水,大家喝杯茶。」

祥嫂端著茶水走進來,不知道怎麼突然間腳底踉蹌一下,身子往前一摔,茶水直接灑了一地,同時傳來茶杯破碎的聲音。

「嘖,看來,這請我們喝的茶,似乎也沒有什麼誠意。」有武者嗤笑開口。

「對不起。」祥嫂狼狽地清理地上的碎杯子,同時下意識地回頭看了一眼,她剛才感覺似乎被什麼突然間絆倒,可回頭什麼也沒有看見。

宋顏走上去將祥嫂扶起來,「祥嫂,你沒事吧。」同時,宋顏目光流露出慍色,「你們堂堂武者,還號稱名門正派,竟然對一個普通婦人下暗手。」

「小姑娘,無憑無據的話,千萬別胡亂說。」高振龍目光落在了喬滄生的身上,「喬滄生,葯谷既然要插手這件事,那就出來切磋切磋吧,當然,你們可以選擇馬上離開這裏,請。」

葯谷武者目光相視一眼,其中一名武道宗師走出來。

高振龍玩味地一笑,「誰來玩玩?」

很快,北斗派陣營中,一人走出來,「我來會一會葯谷的金針渡命術。」

兩人直接在大廳交手。

北斗派的這名武道宗師實力明顯更勝葯谷武者,不出十分鐘,葯谷武者被擊退,然而,北斗派武道宗師並沒有停下進攻,順勢衝上,以凌厲之勢,將那葯谷武者轟飛,人在半空,一口鮮血吐出,重摔在了地上。 婁成錦涼了之後在娛樂圈引發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他原來的一些資源也被一些緊盯著他的替品們瓜分得一乾二淨。

婁成錦事件引發了娛樂圈的又一次震蕩。各方對合作藝人除了關注對方的名氣、業務能力之外,開始更加關注對方的人品。

畢竟投資的目的是獲取回報而不是做慈善,萬一合作的藝人出現塌房事件,豈不是投資打水漂。

但這些跟墨寶都沒有關係,跟她有關的是,之前拍的與心理醫生的對手戲要重新拍過了。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