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寶寶雖然都是早產兒,但是他們在母胎里養的都很好,檢查過後一切身體體征都很不錯,除了個頭有點小,沒有別的毛病。

by anmianshudian

這次找蕭言簽字,簽完字后便同意將兩個寶寶送到母親身邊照顧。

畢竟第一口母乳還是很重要的。

蕭言走過去,看著床上睡的正酣的兩個小傢伙,眼神溫柔。

「您這雖然是雙胞胎,但養的是真的好啊,孕婦一定是一個細心的媽媽。」

蕭言聽大夫誇讚鄭樂樂比自己被誇讚還開心。

「恩,她很好,是一個好媽媽。」

大夫笑起來,「你也是個好爸爸。」

鄭樂樂因為是從震區送來的,所以一進醫院大家都知道了,後來又生了兩個孩子。

而唯一追過來的只有孕婦的丈夫一個人。

剛開始他們還討論這個孕婦慘了,跟來一個男人,不知道輕重的,能照顧好人么。

但是蕭言打破了所有人對他的看法。

寧可放棄去看孩子,也要陪在愛人身邊,等待愛人出來。

這要是放在別人家,可不得早就跟著孩子走了,誰還去記得在手術室里待著的產婦。

等簽完字,護士看蕭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病床上的兩個小寶寶,笑出聲。

「他們現在還小呢,不能抱著過多走動,不過抱一抱還是可以的,想試試嗎?」

蕭言的視線頓時變得小心翼翼了起來,但話到嘴邊,還是應了一聲。

「我就抱一下子。」

周圍的幾個小護士都噗嗤一聲笑出聲來。

像這種見到新生兒動都不敢動的他們見過,但這麼帥的卻是很少見。

不過,全天下的新手爸爸要面臨的問題,其實都一樣。

護士抱起其中一個小傢伙放在蕭言的手裡,蕭言整個人都僵住了,完全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

護士又抱起另外一個。

「哎呀,你這個樣子寶寶不舒服,而且還有一個。」

另外一個護士也上前,笑著將蕭言手裡的接過來,但卻沒有放下去,而是往他胳膊內側放了放。

幸虧蕭言的胳膊長,這麼抱著孩子也不會讓孩子面臨危險。

然後,另外一個寶寶也被放在了蕭言的胳膊上。

等鄭邦民過來,看到的就是蕭言僵著身體,抱著兩個孩子的一幕。

沒忍住哈哈笑了起來。

「蕭言啊,我真應該把你這幅樣子拍下來給樂樂看。」

蕭言看著岳父,幽幽開口。

「爸,不然您也來抱抱?」

鄭邦民搓著手上前,眼饞極了。

最後。

一個僵直的身體變成了兩個,然後兩人小心翼翼捧著兩個孩子到了病房,鄭樂樂正在和林昭說話,等看到兩個孩子,眼睛頓時直了,那還顧得上說話。

這是她的孩子,是和她血脈相連的兩個骨肉。

鄭樂樂眼眶有些熱,一種滿足感盈滿心口。

蕭言和鄭邦民快走幾步,林昭快速的將床畔騰出了一個位置,然後,兩人小心翼翼將孩子放下,讓兩個孩子依偎在自己母親的身邊。

兩個小寶寶原本睡著,但是在被放下,靠近鄭樂樂的一時間,兩個小傢伙都揮著小手,好像要醒過來的模樣。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看著兩個小傢伙。

但是他們只是挪動了一下,小腦袋朝著鄭樂樂的方向動了動,彷彿是確定了身邊的人是誰,便不再動彈,而是砸吧砸吧小嘴巴,繼續睡下去。

「小寶寶認媽媽呢,真好。」

——

鄭樂樂是打算第三天下午出院的,她和寶寶的情況都十分的穩定,而震區的情況,也穩定了下來。

劉越是在第二天就跟隨醫療團隊的一批人員,將前一天需要做手術的災區人送到醫院的,但很快就投入到了緊急的手術當眾,雖然知道鄭樂樂是在這個醫院做的手術,但卻沒有時間前往看一眼。

好在鄭樂樂現在算得上是醫院的風雲人物,所以隨便問一問,大家都知道鄭樂樂,於是閑話一般全告訴劉越。

但是聽到鄭樂樂的丈夫全程陪著她的時候,劉越的心情說不出的微妙。

又是欣慰又是酸澀。

但他還是很清楚自己的職責,很快收斂好心神繼續自己的工作。

直到下午,劉越才做完最後一台手術出了手術室,可以休息了。。 話說在知曉丹脈山道汝清顏等人無功而返后,蘇牧就更加的堅定了離開太虛山的念頭。

誅仙劍意的傷害也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料,所以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到時候太虛山聖女領著瑤池長老來堵截,就算他戰力極高,可老話兒說得好嗎?

雙拳難敵四手,世俗之人都明白的道理,他又怎麼會不明白。

第二天一大早蘇牧就偷偷溜下了思過崖,打算悄無聲息的從太虛山中消失!

正當蘇牧打算跨出那道山門之時,一道憤怒的嬌喝從身後的傳來!

「蘇先生這一大早是打算去哪兒啊!那不成是要偷偷溜走不成!」

汝清顏站在蘇牧不遠處的山道上,其餘隨之而來的長老已經將蘇牧地生路鎖死,三位不朽金仙境界的陣道大家出手,就算是大羅仙家也是插翅難逃!

蘇牧有些惱怒的質問道:「大師姐這是想做什麼,難不成技不如人還要靠女人來出頭不成!」

昨日與江道一的比試生死各安天命,而且有太虛山聖子道明背書,難不成這位大師姐真的是不顧太虛山的規矩了嗎?

汝清顏冷笑一聲說道:「蘇先生果真是牙尖嘴利,一口誅仙劍著實厲害。」

「今日本宮主只有一個條件,把那道劍意收走,否則後果自負!」

蘇牧法劍出鞘握在手中問道:「大師姐可著實是嚇到我了,只是我特別想知道若不收走劍意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三個不朽金仙境界的陣脈長老,外加一個中千世界境界的聖女,這樣的實力堪稱恐怖,尋常大羅仙家說不定也得栽倒在他們手中。

更何況是蘇牧一個小小的小前世界境界的修行者!

「看來蘇先生是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布陣,將其擒拿!」

三位不朽金仙境界的陣脈長老紛紛取出陣盤,開始在陣盤上瘋狂撥動!

早就布置好的陣法將蘇牧籠罩其中,不斷地靈氣從中扯走。

蘇牧冷眼看著這一切,汲靈大陣這樣的後果卻是很好,不過要想通過汲靈大陣扯走以為世界大道修行者的靈氣法力,未免有些異想天開。

「大師姐,蘇某平生最喜歡吃罰酒了,不過您這罰酒顯然奈何不得我!」

大荒之中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氣,比如玄門仙修修行用的靈氣,妖族用的妖氣……

即便是汲靈大扯走了靈氣法力,但這片區域內的規則依舊牢牢地待在哪裡,所以說規則在蘇牧就不會出現任何的畏懼!

汝清顏說道:「希望你能夠一直吃下去罰酒!」

蘇牧反駁道:「我就權當大師姐誇獎了,大荒陷入歸墟劫難在即,二十年一過我自然可以脫困而出,但你那位道侶等的起嗎?」

汝清顏臉色一變神情如釋重負的說道:「江道一身為瑤池聖地傳承者,若真是出了什麼意外,自然會有教祖相救,蘇師弟你若是出了事情有人相救嗎?」

蘇牧沉默了,但卻並不後悔,因為不想後悔,所以不會後悔!

……

汲靈大陣作為陣脈底蘊之一自然是無比強大,誰也不能夠輕視這道陣法的威力。

大羅仙家也不能,蘇牧能夠感覺到周圍的靈氣越來越稀薄,不僅僅如此就連其中的法則也開始向外靠攏。

這裡很有可能成為所謂的絕令之地,這已經不時逼迫了!

這是想讓他蘇某人命喪黃泉了,若真的變成了絕靈之地用不了多久他就該面臨天人五衰的大劫難了。

「大師姐莫不是想要將我斬殺在此嗎?」

汝清顏看著沉默了許久的蘇牧說道:「這得看蘇先生配不配合了!」

「若是配合,自然會將蘇先生原封不動的放出!」

蘇牧問道:「若是不配合呢?

「那就只好將蘇先生封印在此地了,到時候上告教祖救治江聖子也不過是件小事兒,而你蘇牧就要永遠待在這大荒之中不得解脫。」

施展陣法的長老也有些心驚膽顫,這位平常素來還算熟悉的聖女,今日怎麼變得這麼陌生。

於是有長老勸道:「汝聖女無論蘇峰主犯下了多大的過錯,皆要由思過崖一脈去定論,我等今日只是配合你將蘇峰主攔下,可沒有封印這一說!」

封印一位真傳弟子需要經過很多繁瑣的過程,如此輕言封印一位真傳弟子即便是聖女也沒有那個權力!

汝清顏面若寒冰的說道:「照著本宮主說的做,否則後果自負!」

……

三位陣脈長老尚在權衡利弊,但蘇牧已經等不了了!

反正都要離開大荒也不再會與太虛山同行,那就不妨漏一次底吧!

低調了近百年,一朝出手便是天下驚矣!

蘇牧起身看向了長明峰,看向了眼前的汝清顏,看向了祖師大殿毫不留情面的說道:「既然如此,諸位咱們終究還是要做過一場!」

話音未落四口古意盎然的長劍懸在蘇牧周身四角,一張篆刻著無數符文線條的陣盤散發出無量光華。

陣盤沒入虛空之中,四口古劍籠罩數十里方圓,化作了四道門戶!

四道門戶勾連地脈殺氣靈氣,天空之中雷震如鼓聲不止!

而三位陣脈長老的汲靈大陣也隨之破碎,磅礴的靈氣被轉化成法力,化作了誅仙劍陣的界域所在。

陣法自成一界,雖籠罩數十里之地,但在陣中卻有億萬里之大。

一時之間斗轉星移,劍氣衝天而起直入域外星斗之中!

就連高居九天之上的教祖也睜開了法眼,靜靜的注視著太虛山中所發生的一切。

陣中,劍氣肆虐!

汝清顏四人撐起了法術屏障極為艱難的抵擋著四周襲來的劍氣,但四周的劍氣好似是無窮無盡一般。

「這是何等陣法,怎麼以前從未見過!」

有長老驚呼,身為陣脈長老對於陣法一道自然是知之莫深,但今日這道陣法他卻絲毫也不知道來歷。

「不清楚,簡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而且陣法之中自成空間,也就是規則是由主陣之人掌控。」

汝清顏問道:「可有方法破陣而出?」

那長老搖搖頭說道:「不曾聽聞,不曾見過的陣法如何能夠破陣。」

「還是先想想怎麼躲過這幾乎無窮無盡的的劍氣在談論其他吧!」

話語間有些怒氣,若非汝清顏非要刺激那位蘇先生,他們又何至於被困在這陣法之中! 凌山話中的威脅之意,傻子都聽的出來,燕龍飛心中惱怒不已,但一想到天心谷的強大,卻是升起一股無力感。

「多謝兩位前輩的厚愛,晚輩願意跟你們去天心谷修鍊。」燕龍飛壓下心中的怒火,雙手抱拳說道。

「好!很好!跟聰明人說話,就是省力,等你去了天心谷,你一定會真心感謝我們的,你在天心谷,跟你在地聖宗,將來的成就,絕對是不可同日而語,保證你以後不會後悔。」凌山見到燕龍飛輕易便答應下來,頓時滿意的點了點頭,笑着說道。

「好!那我們就出發吧!也好儘快趕……嗯?」黎石笑着點點頭,開口提出離開,然而,他的話還未說完,卻是突然停了下來,而後眼中閃過一抹疑惑之色,但很快便露出一抹微笑。

「黎長老!有什麼問題嗎?」凌山見到黎石突然沉默下來,急忙皺眉問道。

而燕北林等人,也是一臉疑惑的看向黎石,不知道對方這是怎麼了。

聽到凌山的詢問,黎石淡然一笑,而後笑着看向燕北林,淡笑着說道:「燕宗主!聽說貴宗有一位召喚師,他的召喚獸,都是一些可愛的小獸,老夫之前也有幸見過幾隻,確實惹人喜歡,不知能否讓他出來一見?」

「召喚師?小獸?見過?難道是林衛的召喚獸?」聽到黎石的話,燕北林心思急轉,瞬間便想到了林衛的身上。

畢竟,召喚師雖然稀少,但他們地聖宗也是有那麼幾位的,而黎石他們當時,只是在地聖峰停留過,而地聖峰上,大量放養召喚獸跟戰寵的,這些年來,也就只有林衛了,而且,林衛的那些召喚獸,經常出來戲耍,他也是見過不少次。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