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發制人,便能搶佔先機!

by anmianshudian

而劉備也不弱,青釭劍在手,斜向上一挑,擋下這一劍,可是曹操的劍極快,被擋開的瞬間,又突然變換了一個極其刁鑽的角度朝着劉備的喉嚨割去!

劉備沒有選擇硬剛,而是直接身形一閃,避開了這一劍。

可曹操依舊不依不饒,劉備剛停下,他的劍又到了!

劉備可以避開,但是他不行躲了,於是連忙用青釭劍去擋,顯然現在的他是處於下風的!

處於下風的劉備,現在只能接招,因為一味的躲閃對他沒有任何幫助,他也沒有忘記此行出來的另外一目的!

他想要提升自己的戰鬥意識、戰鬥經驗,這些是系統和修鍊境界彌補不了的,只能通過實戰,慢慢的積累和沉澱。

曹操那一劍極快,直取劉備眉心,劉備一邊退,就在那劍距離他眉心只有數寸的時候,青釭劍直接擋在眉心,赤霄劍不知何時出現在他的左手,朝着曹操的手腕削去!

對,就是手腕,因為他知道此時的手腕距離他最近,也是最容易成功的部位,劉備的劍也不慢,只見一道紅光閃過,直取曹操手腕!

曹操見狀,直接放棄進攻,向後閃去避開這一劍,因為他如果不收劍,他的手就會被直接削了。

下一刻,兩人都消失在原地,只聽見不遠處的空間中傳來陣陣的金屬碰撞的聲音,一會兒在這邊,一會在那邊,速度極快,只能看包數道黑影,快觸快分!

就這樣,快持續了數十個呼吸的功夫,二人重新出現在原本的位置,只見兩人身上都有傷痕,但是劉備身上的更多,不過都是些皮外傷。

這一戰,對於雙方來說,消耗都是極大的,曹操的境界遠高於劉備,但是劉備卻可以跟他打個有來有往!

曹操看着劉備,說道:「你是贏不了我的,放棄掙扎,我還能考慮一下讓你死個痛快!」

「呵呵~」劉備喘著粗氣說道:「打不贏我就開始打嘴炮,這樣就想讓我認輸嗎?」

「再來!」曹操大喝一聲,直接沖向劉備。

經過剛才的一戰,劉備消耗極大,他見曹操衝來,他直接向後退去,右手還不忘捻指訣,嘴裏也開始念叨著:「黃泉碧落無邊,五行八位屠仙,十方禁令,聽我調遣!」

接着,只見一尊金黃色的鬼將落在曹操面前,手持利劍,呈蓄勢待發之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棺材內竊竊私語,但很快安靜下來。

「就連你,都不能看透這小子的真實境界?」

很久后,又有聲音響起。

「哎……」最當中的那口棺材內,嘆息聲響起:「的確不能,他整個人就如被一團濃霧籠罩,哪怕是我窮極天眼都看不透絲毫。」

又是常常的沉默。

「就算如此也不能代表什麼,要知道這小子可疑似有成神器傍身,有這種天物存在,看不透他的虛實,當然正常。」

「別小覷林凡這個小子,否則怕是要吃爆虧。」

「呵呵……在如今的成神路上,誰又敢小覷他林凡?更何況,一根枯枝滅至強就在眼前。」

及口棺材內的生靈在交談。

他們都曾是某一個時代赫赫有名的強者,領軍了無數歲月,但今日所談,盡都以一個後輩有關,當交談過後,剩下的唯有靜默。

而後,又是長長的一嘆。

沼澤地內,林凡等緩慢而行,步步推進,一路躺平諸多危機,收穫也極大,各種獸骨、大葯、珍寶等裝滿了空間戒指。

但毒天驕心心念念的《天毒經》卻是一無所獲。

其實上,毒天驕之所以捨命入內,是因為曾得到殘片,證明《天毒經》的確在百里沼澤地內,並且,這殘片上,還有模糊的印記,標記出了某個極為巨大的山包。

《天毒經》豁然便在這巨大的山包內。

「地圖殘片上路線模糊,標記褪色,如何去尋?」

天龍尊者青色的長袍下擺被血染紅了一角,此時坐在一顆已經枯死的樹根上,一臉無奈。

進入百里沼澤地,已經足足三月!

說是百里沼澤地,但其實上,寬闊無邊,由東而西,就算是以急速,以林凡當下的速度,怕都是需要數分鐘。

這已經是極為遙遠的距離,要知道,以林凡當下的境界,就算是從星空這一頭趕赴到星空那一頭,也不過是抬足而已。

三月內,他們由東而西,由南而北,幾乎將這百里沼澤地尋了一個遍,翻了個底朝天,各種孤本、史冊、荒墳等的確發現了不少,當然各種廝殺與征戰更是恐怖。

其中好幾次,若非是林凡及時出手,怕都是會出現死傷,就連林龍握劍的手都被一條赤蛇舔過,手背上一條猙獰的灼痕很是明顯。

毒天驕一臉菜色,盯著手中的殘片,眼神滿滿空洞,而後絕望,慘笑一聲后,那掌心內竟然出現道火!

道火幽藍,剛出現時就炙烤得虛空扭曲,萬物不穩,掌心內的殘片更是在剎那化作了灰燼。

「天驕兄!」

天龍尊者呼了一聲,而後見事不可為,嘆了聲:「這又是何必?留下他,我們仔細與認真去研討,總有發現的一天。」

「咦……」

林凡卻是突然一個驚咦,伸手探向毒天驕的道火……

「林兄不可,我修為雖不及你,但這道火卻是我一身毒道秩序規則,怕是……」

天龍尊者也驚悚,讓林凡退後,不可大意與冒失。

唯有林龍呵呵一笑,絲毫不焦慮。

兩根手指伸入道火,而後在抽回,指縫間卻是夾著極薄的銀屑。

「林兄,你趕緊盤坐在地,我這一身毒道規則最是害人,殺人不見血……」

毒天驕焦慮與惶恐。

三月相處,早就擁有極為深厚的感情,並且,若是林凡真因他出事,林龍會生吞活剝了他。

「我沒事。」

林凡開口,眼神卻是凝聚在指縫中的銀屑上。

直到此時,毒天驕等才發現林凡指縫中的銀屑。

「這是什麼?」

林龍來了興趣。

「這……」

林凡攤開了,本是銀屑如尾指大小,但將其拉伸時,卻極為的寬,且沒有褶皺,很是柔滑。

「不得了。」林凡驚嘆,道:「這是星空天蠶絲編織而成。」

「什麼?竟然這麼奢侈?那可是星空天蠶絲啊,傳說中一縷就能拉起整片星空,在史前的璀璨歲月中,被無數神女追捧,以能擁有以星空天蠶絲編織手絹為榮的無上佳寶啊。」

所有人都驚呼了,全都不可思議。

只因,這東西太過難得了,刀槍不入水火不侵,這太簡單了,實則上,此絲若是編織以祭煉得法,將之祭煉成器,足以傳世,足以作為修者的成道器。

而現在這種天物,只是某種承載器物而已。

攤開后,這上面出現一副完整的地圖,其上詳細與認真的標記了每一個至關重要的節點。

「這是……」

林凡瞳孔微縮:「這是史前百里沼澤地的完整地形圖。」

「正是!你看那座土山,還有那片灘涂,分明就是我斬殺赤鏈龍蛇的地方。」林龍指向地圖上的某處。

「還有這裡。」天龍尊者也開口,看向地圖某處:「我差點在這裡丟了命,幸得林兄相救。」

「這幅地圖的指向,與殘圖指向一致。」林凡開口,而後看向毒天驕,笑道:「看來你這冒失與衝動之舉,怕是會讓你找到真正的《天毒經》所在地。」

地圖很詳細,但歲月變遷,桑海滄田,這百里沼澤地改變太多,哪怕是按圖索驥,依舊耗費了諾大的時間與功夫,耗時三天,林凡等人終於找到了目的地。

「這是一座墳墓啊……」林凡嘆了聲,遠望去,是一座聳入天際的黑色山包。

但走近后,能輕易分辨,這是一座墓穴,曾經當很是巍峨與壯闊。

「莫非……這是埋葬那尊神祗之地?」

毒天驕說話都在顫抖。

這是他心中的真神,是他的信仰,若是能一觀其最終的歸處,此生無憾。

林凡道:「以毒成道,想來他的墓穴怕也是不簡單。」

毒天驕嘿嘿笑,道:「我所學皆處於無上的神祗,算是同本同源,想來我入內,會比較簡單與輕易,至少比其他人好太多。」

林凡點了點頭:「墓門應該是在正西,我們從那邊入內,仔細小心就是。」

天龍尊者哈哈笑著:「恭喜啊,小毒物,得償所願。」

墓門前,有以青石雕琢的五毒為護衛,更有一條黑色的蛟龍將整條墓門纏繞。、 第1896章

即便十年時間,依舊無法淡然。

他指著文件,「裡面有詳細資料,自己看吧。」

慕安安點頭,將資料拿過,「還有一個問題。」

「問。」李越白調整了情緒,做好了今天對慕安安坦白的局面。

「如果只是簡單的死於疑難雜症,為什麼要那麼費勁的磨平所有關於慕小的痕迹,好像這個世界沒有這個人。」

如果不是遇見LEO,慕安安不會知道LEO與慕小的關係。

如果不是譚老,慕安安更不會知道,慕青帶著慕小到達過京城,在A大做過的這場實驗。

也不會追到現在。

「我不知道。」李越白給出答案。

慕安安本是期待,卻瞬間冷了下來。

「這件事,只有慕青以及……」

「以及誰?」

本來失落的慕安安,一聽到事有轉機,立馬繃緊了。

李越白說,「另外一位教授。」

慕安安蹙眉,沒直接回應。

李越白又說,「當年慕青和那個教授合作,後來實驗失敗后,慕青把自己關起來,跟那位教授通話,說到一句……」

「什麼話?」

「大概是……」李越白思索片刻,「我答應你,我可以抹掉一切。」

「這是我母親的話?」慕安安問。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