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直到現在,許林終於明白,他是永遠都沒有辦法去避免的。

by anmianshudian

因為他的仇敵們還活在這個世界上。而自己不管怎麼說,依舊還是南劍的一員。

所以,他如果不把一切事情都處理好的話,那麼最終他想要過上平穩的生活,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所以,他該怎麼辦?

只能繼續變強了!

「變強,必須要變得更加強大才行!」

這個想法在許林的腦海里比以往更加的強烈,已經逐漸的成為一種執念了。

如果不能夠再變得更加強大的話,那麼他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其實最終都會變成浮雲而已。

他必須要強大起來,強大到所有人都沒有辦法來打擾他,連想要和他做對的想法都不敢萌生!

只有這個樣子。他才能夠安安靜靜的生活,過自己想要的日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許林的感悟忽然變得深刻了,此時此刻。許林忽然有一種明悟,進入了一種玄之又玄的狀態,然後他體內的氣旋就在飛快的運轉,九星震天訣也是在飛快的運轉著,治癒著許林身上傷勢的同一時間,也是在逐步的擴大著他的氣旋。

站在許林身邊的安娜也是感受到了許林身上的變化,這讓安娜扭過頭去,儘管許林身上沒有爆發出什麼強大的氣息,但是她能夠感覺到,許林身上逸散出來的勁氣變得非常的凝鍊,似乎得到了升華一樣。

「這是進入了頓悟的狀態嗎?」

安娜的俏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這是她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

在如此危險的節骨眼上。許林居然還能夠進入到頓悟的狀態,這真的是沒誰了。

但是看到許林這樣進入頓悟,安娜的心思就忽然變得活躍起來了,心中暗暗想道:「既然他現在進入頓悟的狀態了,那是不是代表著,我現在就可以動手了?」

是的。至始至終,安娜都沒有忘記當初她來到許林身邊的真正的目的,她是為了想要拿到許林體內的那一股「惡魔之力」,只不過她很擔心會破壞掉這股惡魔之力,所以不敢輕易妄動。

但是現在,是不是就可以動手了呢?

安娜從大長老那邊了解到,當初的那一股惡魔之力是被封印在了一個裝置上。

而那個裝置就在許林的身上。

只是具體到底被許林藏在哪裡,他們卻是沒有足夠多的的情報。

所以,這也是為什麼,安娜不想要讓謙惜或者是加糖對許林動手的原因。

因為通過這些天的接觸,安娜看得出來,許林似乎對自己身上的「惡魔之力」並沒有任何的感覺,這換句話來說,他身上的那些「惡魔之力」很有可能是被封印了。

既然是被封印了,那麼自然是有容器。

如果有容器的話,那就應該能夠找得出來才是。

只不過,想要查找的話,很顯然是需要完全靠近許林,而且在他的同意下進行搜索。

只是這樣的機會想要得到談何容易。

但是現在,他陷入了頓悟的狀態,沒有任何的防備,不就能夠讓自己完成這個任務了嗎?

。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在一陣奇怪的「窸窸窣窣」聲中,維爾睜開了眼睛。

聲音來自維爾的身旁。

一圈暗紅色的火焰在他的身邊不停躍動著,在火焰的周圍,無數焦黑的粉末凌亂的散落在那。

因為沒有風的緣故,這些灰燼都已經疊了厚厚的一層了。

魔法陣看起來似乎運行有很長一段時間了。

「哧~」

伴著一陣奇特的聲響,火焰魔法陣終於失去了它原本的使命。

就在火焰熄滅的那一霎那,黑暗中,無數輕微的細響宛若浪潮一般湧現。

那是一大群古怪的黑色蟲子。

它們的身軀不大,約摸半個拳頭大小。

在它們黑黝黝的身軀上,還散發著一股微弱卻有很奇特的魔力。

攀附在遠處偏下方的岩壁上,這些傢伙就像發了瘋一般朝著維爾的方向飛速移動。

起碼有上萬隻了。

黑暗中,那宛若螢火般閃爍的光芒簡直讓人頭皮發麻。

不過——

維爾只是輕輕掃了一眼后,就直接閉上了眼睛。

眼不見,心不煩,維爾還不至於和這些三階的低等魔物過不去。

就在這時——

伴著一聲奇怪的嘶吼聲,十數個模糊的黑影直接沖著維爾的腦袋撲了過來。

它們的速度並不快。

在魔力的涌動下,依稀還可以看見它們那猙獰又漆黑的肢節。

砰!

就在距離維爾只有十幾厘米的位置,一道火紅的軌跡劃過,那些漆黑的身軀隨即炸裂開來。

但是,即便如此,依舊有無數個模糊的身影緊隨其後。

「呵~」

睜開嗜血的眼瞳,維爾的嘴角彎起一抹奇特的弧度。

在那沒有溫度的視線中,一抹殺意油然而生。

當實力落差太大的時候,人海戰術也失去了原本的意義。

劃開手掌,維爾任由自己的血液滴下。

一抹灼熱的氣息開始緩緩擴散。

……

四周岩壁上的溫度還未完全散去,可是維爾已經沒有繼續睡覺的念頭了。

天知道會不會有更強的東西過來。

而且——

經過這麼一次休息,維爾感覺到自己緊繃的精神得到了難以言喻的恢復。

傷勢似乎得到了很大的緩解,毒素和詛咒也沒有殘留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消耗的魔力並沒有得到完全的恢復,僅僅只是一半左右而已。

不過,在沒有藥物加持的情況下,完全恢復也不知道需要多久。

把身上的全部魔力藥劑一股腦給自己灌下,撕下身上的結痂后,維爾把視線放在這個古怪的洞穴之中。

接下來,該踏上行程了。

……

沿著不規則的通路一直向下,維爾至少前進了數千米。

雖然有一些不開眼的原住民對於維爾這個外來入侵者虎視眈眈,但是,當這些傢伙伸出獠牙的時候,一抹詭異的紅光閃過,那些傢伙就變成了一堆焦黑的粉末了。

一路下來,也算是磕磕絆絆。

根本不需要管它是什麼稀奇古怪的物種,維爾那附著著火焰的魔法劍完全就是割草一般輕鬆。

也是。

恢復了氣力之後,對付這些中階都不到的傢伙,維爾完全可謂是不費吹灰之力。

至於照明的問題——

完全不需要擔心。

每隔一段距離,在石壁的兩側,就會安插著一些說不出名字的魔法原石。

雖然光芒有些微弱,但是憑藉著這些玩意兒,維爾還是可以看清楚四周的一個大概輪廓。

當然,為了以防萬一,維爾還是加持了一個簡易的魔法護盾。

……

越往下,洞穴的空間就越大。

嶙峋的岩壁看起來極度不規則,但是眼尖的維爾還是看出了一些貓膩。

這,分明是人工開鑿留下的痕迹!

「地穴矮人的手筆?」

暗自嘀咕,維爾想到了一個喜歡在地下生存的種族。

地穴矮人,一個保持中立的族群。

除了極度貪財和脾氣暴躁比較討人嫌以外,這些大鬍子還算是比較好溝通的一個種族。

哪怕是在地上界(地面),不管是聖光教會還是黑暗一族,都可以看見這些傢伙往來的身影。

也是,這些盛產能工巧匠的矮子在建築方面的天賦無以倫比,像這樣龐大的地下工程,沒有這些傢伙參與怎麼想都不可能。

果然——

在一個拐角處,維爾看見了幾具化成白骨的殘骸,它們身上的著裝,正是書中記載的地穴矮人的穿著。

「這地方也太大了。」

獃獃的站著,維爾看著拐角后那個龐大的空間直皺眉。

如果不是這完全封閉的環境,維爾或許真以為自己回到了地面之上。

……

乍一看,這似乎是一個集會用的廣場,偌大的空間足有上千平米。

空間呈古怪的半圓形,無數散發著微光的石筍倒掛在穹頂上。

在周圍黑黝黝的岩壁旁,無數晶瑩的魔法晶簇宛若雜草般一茬又一茬「生長」在那。

整片空間看起來,似乎頗有些美感。

但是——

當維爾看到廣場地面上那無數具森白的骨骸之後,這些異樣的美感也所剩無幾。

各式各樣的骨骼散落在地面上,看上去,似乎有些年頭了。

空氣中,還散發著一股奇特的霉味。

就在這時,維爾忽然發現,在對面的牆壁上,似乎附著了一層淡淡的輝光。

隱匿魔法?!

呼喚出魔劍納羅斯,維爾伸手就是一劍。

……

黑色的魔力斬擊呼嘯而過。

在維爾的攻擊下,那附著著的隱匿魔法直接失去了原本的意義。

咔嚓。

在一連串碎裂聲中,一個碩大的洞口就這麼毫無遮攔的出現在維爾的正對面。

黑黝黝的,看不清盡頭是哪裡。

隨著洞口出現的,還有一股可怕的魔力。

它就這麼逸散在空氣中。

哪怕只是輕輕的呼吸,維爾都能感受到一股火焰入喉的辛辣感。

魔力源頭來自洞口。

在那四周的岩壁上,那些猩紅的魔法符文就那麼印刻在那裡,一目了然。

或許是因為處於地下的緣故,這些符文都還保留著最完美的姿態。

「遠古的魔紋……可惜了。」

維爾喃喃自語。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