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太子登基,勢必會對蘇家下手,蘇家如今也只能與本宮聯手支持二皇子,欣蘭,把這件事辦的漂亮一點,讓蘇家警醒著些,別再讓這個蠢貨做出不該做的舉動來。」

by anmianshudian

蘇吟婉還妄想攀附太子?憑她是蘇家女兒的出身,就註定不可能,她唯有乖乖留在自己身邊,留在宸兒身邊,才能坐在那個位置上,才能有母儀天下的可能!

「嗝。」

宋玉棋出去拿了個點心的功夫,回來就發現溫明華紅紅的小臉趴在桌子上,懷裏還抱着一個……酒壺。

「唔……」溫明華感覺整個人有點暈乎乎的,看着宋玉棋走進來之後,忽然眸子一亮,有些東倒西歪的撲了上去,「殿下抱抱!」

「卧槽!你哪兒來的酒啊!」宋玉棋嚇得手裏的點心都掉了,當場按住了溫明華的腦袋,聞着撲面而來的酒香頓時腦子充血頭大的厲害,「我怎麼不記得公主殿裏居然還有酒?」

「唔?」溫明華微微外頭,突然一驚一乍的睜大了眼睛,道,「噓,殿下你不要說出去……我剛剛偷偷從小蝶姐姐那裏拿來的。」

「不是,你喝什麼酒啊?」宋玉棋拎着她坐下,抓起酒壺聞了聞,頓時眉頭皺的更厲害了,低度數的那種甜的厲害的果酒,看樣子也沒喝兩口,這小妮子酒品這麼差的嗎?

「聞着甜甜的,不是果汁嗎?」溫明華眨了眨眼睛,哎呀一點都不想思考問題,就想撲過去,「殿下抱抱。」

「小蝶啊!」

宋玉棋被撲了個滿懷,激動的站起來道:「你冷靜一點,抱個啥啊!」

「不嘛!就要抱着!」溫明華死死的抓住了宋玉棋的大腿,「不抱就哭給你看!」

內殿的門被推開,水仙低着頭道:「小……小蝶姐姐說她去侍衛所了。」

眾所周知,在禁止員工戀愛的皇宮之中,有一對特立獨行根本不怕被人發現的小情侶,男的是一個御前普普通通的小侍衛張久,女的就不得了了,是那位遠近聞名的女魔頭公主殿下身邊的大宮女小蝶。

今兒個晚上張久休息。

小蝶原本是打算帶着一壺酒去找張久的,但是這壺酒不知道怎麼讓溫明華給摸走了,還喝了兩口,還特么喝醉了!

「啊!這個死丫頭!有了對象就忘了主子了!」宋玉棋這幾日積攢的不滿徹底爆發了,腿上還掛着一個人肉掛件,怎麼甩都甩不下來!

「求求你了,下來吧。」

「不要,我要殿下抱抱。」溫明華還在努力往上爬,因為醉了小臉紅撲撲的,一雙明眸微微抬起看着宋玉棋,小手直接溝在了宋玉棋腰上,「抱!」

「不抱。」宋玉棋不是那種趁人之危的傢伙。

「那親親。」溫明華把臉湊了過去。

「啊你冷靜一點!你喝醉了!」宋玉棋把人從自己身上扯了下來,頓時有些手忙腳亂的,他也沒照顧過喝醉的女孩子啊,女孩子喝醉都這麼恐怖這麼難纏的嗎?

「沒有!」溫明華開始否認,然後眼眶中逐漸出現了淚水,「殿下你都不願意抱抱……」

哭了。

「抱!我抱!」把人按在懷裏了。

別哭啊!他不怎麼會哄女孩子啊!

「要親親。」溫明華從他懷中鑽了個腦袋出來,「親……」

「你別得寸進尺!」宋玉棋鬧了個紅臉,「冷靜一點,能不能不要像個泥鰍一樣鑽來鑽去的!」

趁人之危的事情宋玉棋作不出來,可是他難受啊!誰能受得了一個嬌軟似無骨的美人在懷裏扭來扭去的?而且還喝醉了!而且還在這兒索取抱抱跟親吻?殺了他吧!

。 張春桃卻並不覺得委屈,甚至不覺得李氏有多麼可惡。

作為一個孤兒,張春桃從來就知道人性是這個世界上最複雜的東西,沒有利益糾葛的時候,大部分能釋放自己的善意。

可一旦涉及到自己的時候,也是這些人,絕大部分會選擇保全自己。

沒什麼可氣的!都是普通人,就算是她,大部分時候不也是幫理不幫親么?

一件事情,如果出手會讓自己或者自己親近的人陷入不好的境地,那麼不出手,不是很正常的選擇嗎?

人有遠近親疏,世人皆如此。

更何況從最開始她對李氏就沒抱什麼期望,沒有期望自然不會失望。

李氏這個人,看着清高孤傲,可卻是典型的大家子培養出來的閨秀,以家族為重。

若是跟賀林成親后,有了孩子,女人為母則剛,為了孩子,那心思才會慢慢落在夫家,隨着孩子長大,更是一顆心都鋪在了孩子身上,在心裏孩子是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依靠。

可她跟賀林成親多年膝下無子,以她的心計,未嘗沒看出來賀林不可靠。

那她唯一的依靠和後路就是李家,註定不會跟賀林交心,為了賀林而付出太多。

賀林也不傻,李氏對他真心不真心,這麼些年難道還看不出來?不過是因着李氏,他才有機會攀附上李家,出人頭地。

以他的身份,想娶更高門第家的姑娘也是不可能了。

所以兩夫妻,看着相敬如賓,彼此和和氣氣的,實際貌合神離,早就各有打算了。

今日只不過是將那層和氣的遮羞布給揭開了而已。

想來現在賀林要頭疼回青州府後,如何面對岳父母的怒火吧。

而李氏又能討到什麼好處不成?賀林是她名正言順的夫君,如今也得李父重用,只要面上功夫維持的好,內里如何對李氏,李父還好意思管嗎?再說李氏夾在娘家和夫家之間,真的好過?

只怕到時候狗咬狗一嘴毛呢!

更不用說,今日她也沒吃虧啊,這麼一鬧,這一路都會清凈了,李氏以後只怕也不敢再對她動歪心思,借刀殺人了。

賀岩也明白這個道理,可心裏到底不痛快,說來還是自己力量微弱,如今連童生都還不是,只能任人拿捏,就連自己的媳婦都要被羞辱!

張春桃是知道賀岩的心結的,見他神色不快,忙開玩笑的將自己跟賀林在他去取筆墨紙硯的功夫,說的那番話,也都沒瞞着賀岩,全說了。

賀岩聽到張春桃的那句脾氣執拗,是自己的東西,不肯給人,倒是眼底有了笑意。

尤其是那句,大不了魚死網破,大家一起斷子絕孫這句話,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張春桃的臉:「你想怎麼樣讓大家一起斷子絕孫?」語氣裏帶了一點危險。

張春桃眯起眼睛,冷笑着看了賀岩的臍下三寸所在,才道:「將那煩惱根去了,自然就一了百了,斷子絕孫了!」

賀岩忍不住後背一涼,夾緊了雙腿,此刻那什麼心結,什麼不甘,什麼怨懟,統統都拋到九霄雲外去了,先哄好媳婦才是正經。

兩人笑鬧了一番,這事就算揭過去了。

加上外頭楊宗保已經買好了午飯回來,夫妻倆也就相視一笑不提,攜手出去一起用飯。

到了晚間,夜深人靜,賀岩摟着張春桃,小聲的道:「雖然我只心悅你一人,這輩子也只認定了你一個,可賀林那邊不得不防。他老於心計,極會挑撥,不僅咱們倆要特別防備,就是宗保那邊,也要多多提醒一番才好。」

張春桃點頭,這個不用賀岩說,她也會偷偷教導楊宗保要小心謹慎的好。

倒是賀岩想了想,忍不住建議:「你說要不我也給你寫個保證書,上面就寫,我賀岩保證,這輩子只會娶你一人為妻,我的孩子,只能由你生出來!若違此誓,就任由你處置?然後透露給賀林那邊,讓他歇了心思?」

張春桃黑暗中翻了個白眼,這男人只怕今兒個是受刺激受大發了,這種主意也能想得出來?

翻個身,懶得理他,自顧自睡去了。

留下賀岩一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越發覺得自己這個想法真是不錯。

索性趁著半夜起來點燈,折騰了好一會子,才睡下。

等張春桃醒來,看到床邊放着新鮮出爐的賀岩的保證書,真是哭笑不得。

第二天,錢掌柜大約是想打聽點情況,尤其是昨兒個他已經出去打聽了一圈,說是官船上鬧得厲害,不僅有兩人落水,聽說還有不少人受傷呢。

平安堂的大夫都來了好幾個,打聽了一下藥方子,都是關於跌打損傷的呢。

還驚動了縣衙,下午還有捕頭帶人來詢問了一番,不過官船那邊卻說,只是下人犯了事,要懲戒下人,所以動靜大了些,並無強人劫匪什麼的。

那捕頭自然不敢多問,估摸著應該是後院陰私之類的,見一切看着還算正常,也只得罷了。

到了晚間,賀林和李氏還有李今歌那邊,都陸續有東西送到賀岩他們的船上,看着是頗為器重疼愛賀岩一家的模樣。

錢掌柜心裏越發定了心,若是能跟着賀岩和李家搭上關係,那肥皂生意的利潤,還能再讓上一讓。

之前本來官船停靠在碼頭附近,最初說是要多呆些日子的,可發生了這事,第二天,就宣佈要啟程了。

一干商船早就做好了準備,一聽說要啟程,忙忙的就收了纜繩,跟在了官船後頭。

大約都打聽出來了賀岩和官船上的人關係匪淺,大家都頗有默契的,將賀岩他們所乘坐的船給讓到了頭裏,離著官船最近。

本意是討好的意思,可惜路上,官船上又恢復了剛到荊縣時候的模樣,平日裏都見不到甲板上有人,門窗都關着,就是打開,那窗戶還糊著一層紗,遠遠的也看不出清楚。

而且賀岩一家子也十分沉得住氣,從來不去官船上去,只窩在後頭船上,要麼讀書,要麼做些好吃的,香味飄得附近船上都聞得到,對附近船上的人來說,每天又盼著這個時候,又怕這個時候。

也有人發現,每當這個時候,前頭官船的某一扇窗戶就會打開,有人影在紗窗后一動不動的坐着,等那香味不在了,才會將窗戶關上。

雖然發現的人心裏覺得奇怪,可也知道,也閑事少管的道理,都只悶在了心中。

一路倒也算安然無恙,不過十來天的功夫,終於到了青州府城。 這一幕可差點沒把江影給氣死。

這一個兩個的怎麼都不省心?

「長孫浮光!」江影大喊道。

浮光聽到聲音,停住了吃蛋糕的動作。

蒼若也趕緊放下手中的蛋糕,想必浮光他更加的慌亂。

不過是聽了一瞬,浮光又繼續往嘴裏塞,那動作可比之前更加瀟灑了。

江影氣得不輕,她大步走過來,叉著腰,怒氣沖沖的說:「吃吃吃你就知道吃,你不知道自己現在上熱搜了嗎?」

說了浮光江影又轉過頭說蒼若,「還有你,不知道這時候高熱量的食物?你要出道就必須保持身材!我要的是你不僅是實力派,更是偶像派,完美的歌手,懂嗎?!」

蒼若被訓斥的低下頭,他沒有浮光那樣的底氣。

浮光起身伸手把人護到身後,對江影說:「你說我可以,但是你不能說他。」

「江姐,蒼若是我的人,就算是罵也只有我能罵。」

這話放在別人身上或許沒有那麼怪異,但是放在浮光身上,就怎麼看怎麼不合時宜。

和自己經紀人對着來,那絕對不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蒼若的目光不由得落在浮光的身上,說實話,他並不能接受浮光這樣的偏愛。

「長孫浮光,你是不是要氣死我?!」江影氣得是胸口劇烈起伏。

「我是他的經紀人,我還沒有資格說嗎?!」

浮光冷漠的盯着自己的經紀人。

江影氣的眼睛都紅了,她說:「行,我不說他,我說你,行了吧。」

浮光輕輕額首。

「你還敢點頭!你不知道現在微博上的讓熱搜嗎?!」

浮光拿出手機,當着江影的面打開微博,上面熱搜浮光一個人就佔了三個。

雖然這是不好的熱搜,但是也由此可見浮光的流量很大。

浮光點開看了一下,輕笑一聲,「荒謬。」

蒼若也打開手機看了,然後目光落在浮光的臉上。

這樣一個人,做小三?

蒼若很贊同浮光的話,那簡直就是荒謬。

無稽之談。

「我知道這事情不是真的,可是你能不能稍微重視一點?做一點你該做的事情?」

在這一刻,江影有點懷疑自己把蒼若簽下來到底是對是錯。

自從蒼若來了,浮光大部分的心思都圍繞着這個人在打轉。

當真是美色誤人。

「事情雖然是假的,也不是什麼大事,但是既然能夠這麼快爆起來,這背後肯定有人推波助瀾。」

浮光關掉手機,說道:「這件事情很簡單,當初蛋糕店的人又不是只有她一個,就算當初的店員也能澄清此事。」

江影額首,她作為金牌經紀人當然不會把這點小事放在心上,她現在擔憂的是浮光做事情過於隨性。

「以後要買什麼東西讓助理去,再不濟就讓司機去,你自己去什麼去?」江影叮囑道。

她這會兒火氣稍微壓下來一點了。

浮光叼著塑料勺子,睜著一雙瀲灧絢麗的眼眸,說道:「給小可憐買蛋糕,讓別人去多不好,我要親力親為。」

蒼若:這個小可憐不會說的是他吧?

就連江影都沒忍住看了一眼蒼若。

她嘆了口氣,語重心長的說:「你們一個是藝人,一個以後是偶像歌手,外在形象都是很重要的,高熱量的食物是絕對不能吃。」

浮光很淡定的說:「我光吃不胖。」

蒼若:「……」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光吃不胖。

然而他還沒想好怎麼回答的時候,一隻纖細漂亮的手已經搭上他的肩膀,說道:「他如果長胖的話,我能讓他迅速瘦下來,不是問題。」

Leave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