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有無數的麻煩,我也不會在意!」

by anmianshudian

「何況,區區一個蘇家,根本不算事!」

蘇家雖煩,但他從不把蘇家放在眼裏。

蘇琴覓靠在他的懷裏,感受着他胸膛的堅實與廣闊,道:「顏楚尋,你與我剛剛接觸那會的你,差別有點大呢!」

顏楚尋「哦」了一聲,問:「怎麼大了?」

蘇琴覓轉着眼睛想了想,跟着嘻嘻地笑了笑,「以前,你給我的印象,就是一塊不愛說話的石頭。沒想到,現在的你,話居然可以這麼多!」

某人:「我話很多?」

蘇琴覓:「比以前多!」

跟着說:「而且,還會笑了。」

某人:「還不是因為你?」

蘇琴覓:「關我什麼事?」

某人:「當然關你事,若不是你,我也不想說這麼多話,更不會笑。你是唯一值得讓我開口說這麼多話、願意多笑笑的人。」

蘇琴覓:「崽崽們難道也不值得?」

某人:「這是兩碼事,你是我媳婦,他們是崽崽,身份不一樣,不用做對比。」

蘇琴覓:「哦!」

轉眼,又過去幾日。

他們的稿子終於完成了。

這是第四次的稿子,《夢醒成翁》寫到了第六十章。

把稿子檢查了一遍,確認無誤了,顏楚尋在蘇琴覓臉上啄了一下,道:「媳婦,明兒就可以去郡城交稿了,順便拿一下此前的稿費。」

蘇琴覓眨巴着眼:「你說,咱們這次的稿費能分多少?」

顏楚尋微微思索,道:「比上次多,應該是沒問題的。」

蘇琴覓道:「這是肯定的啦,不然,封先生上次也不至於跑來催稿。我看,少說是上次稿費的兩倍。」

顏楚尋一把將她抱到床上,壓了過來,眼裏都是某種熾烈的光,「不管有多少,都是多虧了媳婦,咱們家才能有這份收入。」 與之前戰鬥不同的是,這次楊磐並沒有解除身上的暴君束縛器,而是就這麼穿著進行戰鬥,不過他在向武器注入能量的同時也在體內啟動了龍屬性能量強化。

雖然龍屬性能量強化狀態對身體的增幅程度遠比不上怒喰,但也足以抵消暴君束縛器的的負面狀態,對力量也有一定程度的增幅,並且並不會影響他的理智,對能量的消耗也比較低。

而之所以如此,是因為楊磐經過多次與恐龍的戰鬥后發現,這些大型的食草恐龍都不是敏捷性怪物,所以他即便穿著暴君束縛器,也能夠成功躲避對方的大部分攻擊,再加上龍屬性能量對身體的強化,就更是如此了。

並且即便是躲閃不及被對方的攻擊命中,身上的暴君束縛器也能提供有效的防護。

當楊磐靠近到三角龍群不到五十米的時候,對方才注意到他的存在,這反應就跟他之前殺死的那隻三角龍差不多,明顯是經過人工馴養之後失去了應有的警惕性,不過這對他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了。

當第一隻三角龍朝著楊磐發出威脅性的吼叫時,楊磐已經到了距離它們不足30米的位置,並且還在不斷靠近。

不過這個時候,楊磐的狀態卻有些不太對勁,眉頭微微皺起,臉上冒著虛汗,就連偽氣刃化的淡紅色刀刃都有些不太穩定,看起來隨時都要潰散的樣子。

「有些失算了,沒想到發動致命撕咬需要消耗這麼多精神力。」

感受著自己頭部傳來的暈眩感,以及快速消耗並且逐漸枯竭的精神力,楊磐心裡暗道不好,同時思維也在快速運轉,想著解決的辦法。

短暫的思考之後,楊磐彷彿想到了什麼,體內的龍屬性能量快速運轉,朝著腰帶匯聚過去。

雖然不會知道這麼做是不是可行,但事已至此已經沒辦法後悔了,只能希望這條銀色品質的腰帶不會讓他失望。

最後的結果也並沒有讓他失望,龍屬性能量十分順利的就被腰帶所吸收了,並且極快的完成了釋放技能所需要的能量蓄積,不過楊磐也付出了體內龍屬性能量消耗過半的代價。

「吼,吼,吼。」

感受到威脅的三角龍十分不安的朝著楊磐發出咆哮,同時將頭上的尖叫指向了楊磐,好像隨時會發起攻擊的樣子。

看著暴躁不安的三隻三角龍,楊磐嘴角微微一勾,搭在腰帶上的右手抬了起來,指向了它們。

「致命撕咬,發動!!!」

伴隨著楊磐指令的下達,戴在他腰間的侏羅紀之力再次散發出耀眼的銀色光芒,鑲嵌於腰帶上的五個恐龍顱骨彷彿又活過來了一般,那空洞的眼眶中也亮起了暗紅色的龍屬性能量光芒。

「吼!吼!吼!吼!吼!」

伴隨著五聲接連響起的巨大咆哮,那3隻三角龍彷彿遇到了天敵一般渾身劇烈的顫抖了起來,也顧不上在它們不遠處的楊磐了,紛紛轉身準備逃跑,可惜的是現在已經太晚了。

在怒吼聲音剛一結束,侏那三隻想要逃跑的三角龍身後緩緩凝聚出了五個巨大的恐龍虛影。

那五道虛影在出現之後就迅速凝實,然後就變成了五具栩栩如生的恐龍骨架,這些恐龍的骨架上還纏繞著暗紅色的電光,顱骨的眼眶中還燃燒著暗紅色的火焰,看起來就好像是魔幻世界中的死靈生物一般,十分駭人。

楊磐一眼就能認出,這五具恐龍骨架的原主人就是他殺死的那五隻食肉恐龍,畢竟它們的特徵還是很容易辨認的。

不過這五具骨架雖然栩栩如生,但也能看夠出它們並不是真正的實體,因為它們都沒有落在地面上,而是漂浮在半空中。

這其中又數體型最大的滄龍最為奇特,它的整個身體就好像生前遨遊在水中一般漂浮在半空中。

這五具骨架在完全凝聚出來之後並沒有任何停留,直接分成了三組朝著它們的目標撲了過去。

第一組是霸王龍和脊背龍,霸王龍的巨口直接咬在了三角龍的頸部,而脊背龍則是咬在了它的腰部,不過與霸王龍不同的是脊背龍還伸出了那雙鋒利的巨爪,狠狠的抓在了不斷掙扎的三角龍身上。

在咬住目標之後,兩隻頂級食肉恐龍眼眶中的暗紅色火焰微微一閃,然後它們的力量突然爆發,在一陣噼里啪啦的骨裂聲中,被它們咬住的三角龍也逐漸停止了掙扎,倒在了地上。

第二組是兩隻暴虐霸王龍,與第一組的攻擊位置不同,生前就十分殘忍狡猾的它們好像在這種情況下也保留著生前的這份特性,選擇的攻擊位置也十分刁鑽,二者在用雙爪壓制住三角龍后,直接張開巨口咬向了它那柔軟的腹部。

在兩聲令人毛骨悚然的皮肉撕裂聲中,三角龍腹部的肌肉和皮膚被直接撕裂,各種臟器花花綠綠的灑落了一地,那場面配上三角龍凄厲痛苦的叫聲,讓人感覺十分的噁心且恐怖。

最後一組就是滄龍了,雖然這一組只有它一隻恐龍,可是它確實最危險的哪個,因為光是它那張布滿利齒的顱骨就有三角龍體型的一半大小,而它攻擊時的動作就好像是經過加速后衝出水面狩獵一般,直接將三角龍的整個身體直接撞飛了出去。

在落地之後,蒼龍的巨口仍然死死的咬在三角龍的身體上,不過看三角龍被擠壓的幾乎只有之前一半粗細的身體,以及沒有絲毫掙扎的動作,看來它的狀態應該也不會太好。

在發動了攻擊之後,纏繞著龍屬性能量的五具恐龍的骨架開始緩慢消失,從實體還原成了虛體最後直接消散在了空氣中。

在恐龍骨架消失之後,楊磐腰間的侏羅紀之力上的銀光也逐漸消失,甚至連腰帶本來如玉般的溫潤光澤都黯淡了下來,看上去就像是一件造型怪異的普通物品,沒有任何特殊之處。

「擊殺三角龍,獲得交易點數1000點。」

「擊殺三角龍,獲得交易點數1000點。」

「擊殺三角龍,獲得交易點數1000點。」

接連三聲空間的提升信息傳來,讓手握武器正準備戰鬥的楊磐下意識停了下來,臉上的表情既驚訝又尷尬,配合上那手握武器的模樣看起來倒是十分的有趣。

「這威力還真是出乎預料啊。」

楊磐散去了武器上附著的能量,並將其插回刀鞘之後看著3隻已經死去的三角龍自言自語的說道。

雖說也想過銀色品質的裝備威力可能會非同一般,但是能夠直接將三頭體型龐大的三角龍直接秒殺,這威力還是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從技能威力上看,侏羅紀之力所附帶的技能『致命撕咬』所召喚出的五具恐龍骨架雖然並不是實體,但是那恐怖的咬合力和衝擊力卻依舊十分驚人。

這份威力即便是與它們活著的時候相比也毫不遜色,它們的力量並沒有因為失去了肉體而降低,反而因為失去了血肉的限制能夠發揮出更加強大的威力。

完全靠能量驅動的身體讓它們的攻擊力更盛生前,失去血肉的限制讓它們能夠無視對手的反抗與攻擊,向它們發出致命的一擊。

雖然只有一擊之力,但卻更加的危險且致命。

「即便是進入獸龍化,應該也扛不住這種攻擊吧。」

觀察過三隻恐龍的屍體以後,楊磐看著完全失去光澤的腰帶自語道。

「威力驚人,但是消耗還是大了一些,而且技能的令卻時間也比較長,在這期間裝備的基礎屬性加成都會消失,果然還是不能隨便使用,就當是自己的一張底牌吧。」 天文塔,頂層。

李非從沒想過,自己的金龍魔杖居然會如此強大。

額,不如說,金龍魔杖此刻的表現,才配得上往日裏爺爺那句,「耗盡了老本」才給李非打造的這根魔杖。

金龍魔杖沒有杖芯,或者說,金龍魔杖的杖芯是李非的一滴心頭血。

魔杖極其高傲這一點李非是知道的。

除了親手將它打造出來的爺爺,李非從未見它給除自己以外的任何人面子。

畢竟當初金龍魔杖剛剛現世之時,鬧出來的動靜實在是太大了。

不少前輩高人都上門詢問緣由,發現是久不出世的張大長老在為自家孫子打造名叫「魔杖」的施法物品之後,也就悻悻然地離去了。

不過總有那一兩個厚臉皮、為老不尊的老前輩,仗着與自家爺爺關係不錯,非要將金龍魔杖上手盤玩一番。

自然,金龍魔杖一點也沒給他們面子,「噼啪」一溜火花就從他們手中炸飛,向著李非的方向飛了回去。

而這些前輩雖然為老不尊,但是大多數還是要麵皮的,畢竟他們只是臉皮厚,還不至於不要臉。

所以對此李非也沒太當回事。

直到今天,一個食死徒,因為強行使用李非的魔杖被硬生生反噬而死,才讓李非正視起自己魔杖的神妙之處。

至於那個慘死的食死徒,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遠處,天文塔入口處的紫色火焰忽然爆裂開來,麥格教授與煥煥猛地衝進了天文塔內。

在見到癱倒在一團血泊之中的李非時,煥煥直接急紅了眼。

迅如閃電般地直衝到李非面前,也顧不上往日裏因為潔癖而對血跡的厭惡。

本來想立刻安慰李非,卻發現自己的小弟,小乖乖此刻正奄奄一息地被李非抱在懷裏。

李非強睜開一隻眼睛,虛弱的開口:「給他,魔力。」

隨即就徹底暈了過去。

不到十分鐘,天文塔的頂層圍滿了人。

畢竟那一聲震顫了整個城堡與禁林的龍吟,委實泰國蝦仁。(我沒打錯字)

首先趕到的是剛結束魔葯研究,準備換上睡衣的斯內普教授。

今天魔葯收尾方面的研究進程取得了巨大的進步。

斯內普教授本來打算悄悄洗個頭,打理一下自己的個人形象,再換一身嶄新的巫師袍,好為將來的頒獎儀式偷偷地預演模擬一下。

但是那一聲充滿威嚴的龍吟驚掉了斯內普教授剛剛接好水的洗臉盆。

第一時間衝出辦公室的斯內普教授遇到了正在走廊上巡邏的費爾奇先生。

在費爾奇先生豐富的經驗分析下,二人很快鎖定了聲音的來源是天文塔樓。

隨後而來的斯普勞特教授、弗利維教授、格里芬教授,都是麥格教授用守護神咒引導過來的。

甚至是辛尼斯塔教授與占卜課教授西比爾·特里勞尼,都帶着她的水晶球不請自來。

一個說着今天的事件天象早已有所指引,可惜自己觀星術造詣不夠沒提前參透;

另一個嘴裏含含糊糊地說着她的「天目」早已看到了這場危機,不過這是命運的不可抗力,所以她不能說。

Leave Comment